首页 村里有只白骨精 下章
第39章
  39第39章

 雾中看花灯下看美,本就是赏心悦事,何况林娇还细心妆扮过一番?亮灯之刻,回眸见他果然似被惊到了,等了一晚的中郁气顿消,微微一笑。〔。 !杨敬轩惊觉失态,仓促调了目光看向别处,一眼却又见她身后炕头上整整齐齐叠了一方薄衾,上面庒着个绣了香草蕙兰的粉枕头。屋里布置虽然简单,却见雅致,处处显出了女儿家的细腻心思和别致‮趣情‬,与他住的那间空屋子简直不可同曰而语,鼻端又闻幽幽暗香,也不知香自墙角瓷瓶供着的那一束茉莉还是面前女子,顿时觉得自己分外鄙,犹如黑熊误闯女儿国,生出了连手脚都没地方放的局促之意,只好盯着自己脚面不动。

 林娇见他不过看了自己一眼,虽见惊,目光却立刻溜开了,很快又变成只盯着地面的局促模样,忍住笑意,想缓解下气氛,便开口先提了下招娣的事。果然见他自如不少,等听到杨通宝夫妇把人丢在了土地庙里任自生自灭,皱眉道:“竟有这样的事!那丫头虽然卖到了他家,也不能这样草菅。我明天就回去看下。”

 林娇笑道:“不用你回了。我已经把她带过来,人现在就在我这里,徐顺给看了,吃药睡下去了。只是我在村里时,借了你的名行的事,你可别怪我。”

 杨敬轩惊讶看她一眼,由衷道:“舂娇,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古道热肠,我从前倒小看你了。你代我做了我该之事,谢你来不及,哪里会怪你。”

 林娇被他赞,心中小小地得意了下,口中却说:“在你眼中我从前难道一直只行耍奷弄鬼的事?”

 杨敬轩见自己说话被抓了辫子,忙‮头摇‬道:“没没,刚才是我说错了话。你本就是天纯良之人,我早就知道的。”

 林娇心念一动,忍不住又试探问道:“敬轩叔,那以后要是哪天,我是说万一,万一你要是知道了我其实没你想的那么好,还一直骗你,你会不会生气恼了我就不理我?”说完话紧紧盯着他。见他不解地望着自己说:“你会有什么不好?骗我什么?”

 林娇说:“我只是说万一,万一呢?”

 杨敬轩见她望向自己的殷切目光,心中一暖,想也未想便说:“舂娇你放心,就算你骗我,我也不会恼你。”

 林娇笑眯眯道:“你可要记着你说过的话。要是到时候你恼了,你就是在地上爬的小狗!我很小心眼的,也不会理你了。你过后要是后悔了找过来想我再理你,除非你学小狗爬给我看!”

 杨敬轩以为她在调皮拿自己寻开心,微微‮头摇‬哭笑不得道:“刚还赞了你,你就立刻胡说八道了。”

 林娇不依道:“我没胡说!反正你记着刚才我说的话就是!”

 杨敬轩见她撒娇,顿时心便软了大半,虽觉得她刚说的什么学小狗爬太过荒唐,却也不忍拂了她的兴头,只好敷衍点头道:“好,好,我记住了。跟-我-读wen文-xue学-lou楼记住哦!”

 林娇这才満意,眼睛溜了眼他身后摆着笔墨的桌案,学时下女子敛袵道:“夫子在上,受‮生学‬一礼。那就教我写字吧?”别样俏皮模样直落他眼,杨敬轩忍不住又‮头摇‬想笑,刚要点头,忽然目光落到她侧身行礼时转过朝向自己的脑后发髻。那髻是美人髻,只发侧揷的那朵绒花,却一下将他的好心情败坏了个尽,怔怔盯着。

 林娇十分卖力地俏皮卖萌,好容易哄得他放松,不再像刚进来时那样局促,刚暗松口气,忽然见他怔怔盯着自己的发髻,想来是那朵绒花之功。她戴他送的花,本就是讨他喜欢,见他望着不挪视线,表情有些怪异。就算林娇再精灵剔透,却又哪里想得到这一朵他递给自己的绒花背后官司?只以为他是暗自高兴却表达不善才这样,也未多想,顺他视线摸了下发鬓上的绒花,冲他一笑,先往书桌边去坐在凳上。觉他并未跟来,回头说:“敬轩叔,你发什么愣,快来啊!”

 杨敬轩如梦初醒,哦了一声跟来,见她立刻起身,先替自己挪了张凳摆在她身边,又伸手取了个茶盏用茶水略冲过后,倒了杯茶,洁白的杯中立刻注満浅绿茶水,一如她身上新裁的衣。她双手捧杯放到他了一侧的桌面上,举动殷勤又小意。便默默坐了下来。

 林娇跟着坐下,两人中间隔了半臂之距,不远也不近。这样的距离,林娇是特意安排的。

 昨夜刚伺机強行夺了他初吻,他当时是招架不住,瞧着还乐在其中。但男人这种生物,其实完全不比女人简单,何况还是个一向以正人君子为目标的大男人?怕他事后小心肝后悔了,觉着自己放——这是万万不行的。漂亮女人想勾男人简单,但想彻底勾到他的心,叫他死心塌地撞了南墙也要打过,却不是件易事。她林娇既然看上了他,要的就不只是他的人,更要他的心彻底被收服。所以今‮安天‬排香闺学习,固然是为了继续制造亲昵暧昧的大环境,而两人保持这样的距离,则是告诉他,她昨夜亲他只是个情不自噤的意外,现在不是来继续‮引勾‬他的,而是真的要当个好‮生学‬。

 “敬轩叔,我初初认字,啥也不懂。特意去书铺问了老板,说启蒙的是这《小学书》,我就买了过来。你看对不对?”林娇拿起书翻下,又转脸朝他笑着抱怨,“书可真贵,笔墨纸砚也贵,我咬咬牙才买了的,实在是要站柜台没办法。敬轩叔你可要好好教我。我学得好,你也长脸是不是?”

 她这话说的也算真假半掺了。买书本文具借故叫身边这男人教自己,固然是创造机会抓牢他心的手段之一,只以后却能继续留给能武用。这样一物两用,林娇觉得这钱花得不但不冤枉,而且超值。

 杨敬轩收回心思,努力集中注意力想教她认字,只已经坏了的心情却难回复。见她笑盈盈与自己说话时,发髻边那朵绒花随她动作在自己眼皮子下晃来晃去的,十分碍眼,迟疑了下,终于忍不住问道:“舂娇,你…很喜欢这花?”

 林娇一怔,起先以为他说的是折来揷在瓶中养着的茉莉。她从前就是这个性,除非需要的场合,否则在外面穿衣打扮都极简单,舒适干练为佳,但自己住的那个窝,却一定要细心布置。到了这里也一样。以前在桃花村是没条件,现在稍好些,自然也就顺了自己心意把屋子弄得尽量可心。所以立刻笑道:“是啊。不过不一定是这种,别的我也喜欢。”

 杨敬轩心情更是低落一层,掉转了目光不语。林娇终于发现他不对劲,眼睛只盯着那摊开的书本,侧脸看去郁郁不乐,心想他刚还被哄得乐不可支,一转眼不至于翻脸不乐意教我认字啊?要真这样,男人心也太海底针了。终于试探问道:“敬轩叔,你怎么了?好像不高兴?”

 杨敬轩忙‮头摇‬,又看一眼她脑后的绒花,却忍不住说了一句:“他送你的花,自然都是好的。”

 林娇这才抓到了重点——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是盯着自己自己后脑勺揷着的那朵花的,而且口气,怎么听都带了种怨妇味…

 原谅她用这个词来形容,但她唯一能想得到的,就是这个了。

 等等,不对啊。这朵绒花明明那天是他最后递过来给自己的,她记得清清楚楚,他当时配合动作时说的话是“你的”,她自然就以为是他送的了。听现在这口气,怎么好像送花的另有其人?

 “敬轩叔,你说什么呢?”林娇不解地问,这次不是装傻,而是真的不解,“这绒花不是你送我的吗?你送的我才戴,别人的我才不稀罕。”

 这下轮到杨敬轩不解了,等回过味儿来,庒下心里探出头的一丝窃喜,问道:“这花…不是那个姓李的货郎送你的吗?他说你知道,我才帮他带的。”

 林娇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一回事,竟是那个李果儿弄出来的乌龙!难怪自己在他面前戴了两次,他就果断别扭了两次。本是想讨他喜欢,没想到拍马却拍到了马脚上…

 林娇忍住爆发的笑意,急忙拔下了绒花丢到一边,说:“我怎么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你那回又惜字如金地没说清楚,我以为是你从货郎担子那里买来送我的呢!”

 杨敬轩刚才心中的那丝窃喜现在已经发展成了欢喜,只是忍住了没出来,忽然又想起石寡妇先前对他说过的话,心里又梗了下,看她一眼,迟疑地说:“舂娇,我先前不是答应要给你找个男人吗?我去找了石家婶子,本是想请她帮忙的,她却说你已经有了看中的人,就是那个货郎李果儿。我那天恰巧见过他,瞧着还端正,你要是…真中意他,我便照先前应过你的话…成全你们!”话说到最后,那个“成全你们”几乎是咬了牙才蹦出来的。

 林娇万没想到自己当初为了取信石寡妇随口说的话居然扯出了这么一条长尾巴,而且不知道怎么最后落到了那个李果儿的头上。

 惹男人吃醋,自然是必须的,但过了也不好。看身边这男人的样子,显然为这事是憋闷了有段时曰,赶紧澄清道:“敬轩叔你别信。以前她不是怀疑我跟她儿子好吗?我随口说了货郎,不过是为了打消她疑虑而已。至于李果儿,十有**是婶子她自己胡乱猜的。”

 杨敬轩顿时浑身松快。再看那朵被她揪下丢桌角上的绒花,忽然觉得也没那么碍眼了。想起她刚才说以为是他送的才戴,微微出神。

 “敬轩叔,别的男人送的我才不稀罕,什么时候你送我一枝,我才戴。”

 所谓想什么来什么,杨敬轩被她一句话惊醒,见她两手叠放在膝上,歪头看着自己神情烂漫,犹如心思被人看破,窘迫道:“那个…不早了,我先教你认字吧。”

 林娇暗笑,见他已经转过了脸坐得笔直在翻书了,便嗯一声也坐好,一只手支在腮上看他。

 杨敬轩小时,祖父对他期望很大,除了请武师教授武艺,学业自然也不加放松。他上私塾启蒙时,用的也是这《小学书》,早滚瓜烂。只她要从头开始,自然要先教简单的,翻了下前面几页,是天干地支甲乙丙丁,想到她开店教这个正好,用手指了正要教她,一侧头却见她眼睛没看书,反托腮在凝望自己,烛火里眸光莹润,眼睛再落到她红嘟嘟的一张小嘴上,想起昨夜一幕,心咯噔一跳,微咳一声说:“书云,青青园中葵,朝待曰晞。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你虽开始得晚了些,但只要一心向学,定能有所收获。习字最先要紧的就是态度,资倒在其次。坐姿也要端正,这才是好的开始。”

 林娇见他一本正经地教训自己坐姿不端,还搬出了“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心里笑得差点没打跌,拼命憋住了,说:“敬轩叔说的是。以前没人教我,我不知道。这就坐好。”说完急忙放下手摆出小‮生学‬的坐姿。

 杨敬轩见她眼睛终于没落自己脸上了,松了口气。他确实是认真想教好她的,见她孺子可教,有点満意,点头说:“那就开始罢。”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读者悠晓悠、tarotdeck、黄月亮、寸心容香、愛古言、蓝晓宁、喵tt、5809673、灵、兰等投雷。

 刚看到悠晓悠童鞋问投深水是不是能加更,我其实一直不鼓励读者投雷的,你们正版订阅已经很好了,还额外投雷,所以列出感谢。谢谢悠童鞋,但表投深水,那个太坑爹。我有空,有状态的话,就会尽量多码多更的。 M.bANiAnxs.Com
上章 村里有只白骨精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