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村里有只白骨精 下章
第69章
  何大刀脸一沉,目中光微暴喝道:哪里来的野丫头嘴巴不干不净再说一句…

 他话没说完又被阿元抢白:再说一句又如何你便是拿刀架我脖子上我也要说我家夫人什么身份你敢把主意动到她头上且用这样卑劣手段算哪门子英雄好汉刚才说你土豹子还抬举了

 何大刀何曾被个女人这样对面骂过,便是林娇当初面对他时也未曾用这样口气一口气噎住腾腾上前两步,脸已涨得通红

 李夫人见这山贼首领被惹恼了怕他翻脸不利,出声斥了阿元林娇也没想到阿元竟这样就与何大刀杠上了,见他气得不轻,忙道:大当家的息怒刚实在是被吓到了阿元妹子才多说了几句我这就代她向大当家的赔罪只是不知道大当家的你这戏唱的是哪一出看了眼他身后的罗虎等人你们怎又会到了这里

 何大刀盯了那个被李夫人斥了看着还不服气的丫头一眼再看一眼林娇觉着还是她比较可爱只是那丫头虽然尖酸泼辣他一个大男人却也不好真的拿她怎么样既然有台阶下了也就顺势接过哼了一声收回目光看了眼林娇面上显出丝踌躇之

 林娇知道他先前投奔英王去了原州如今却又在这里冒出来且看这山寨里的人马不下百号瞧着像是重整当年旗鼓的样子又这样把自己一行人劫了上来莫非是受了英王指令要挟持李夫人与自己好要挟李观涛与杨敬轩虽然她与他从前也算有点旧但关系到这样的事情顿时微微紧张

 林娇的猜测其实也算八-九不离十

 何大刀先前投了英王去原州原先不过是暗路还要提防官兵如今有英王势力撑更是风生水起不但给英王输了源源不断的真金白银自己也是狠捞一把势力更是迅涨不想好景不长数月前获悉京师生变英王到了麟州一带后与朝廷开始叫板公然反叛他也是个谨慎之人便暂断生意潜回了自己从前熟悉的宁州一带静观事态前些时候接到了英王之人的密令叫把知州李观涛与时任镇节度使的杨敬轩家眷制了悄悄送出关外事成之后便是大功

 何大刀在此地纵横多年自然路打听到林娇与杨敬轩已成婚一番酸牙之后便谋划了这场半道劫人如今人是顺利到手了只接下来如何处置却有些拿不定主意听林娇半是玩笑半是认真地问踌躇片刻忽然哈哈笑道:我年纪一大把怎会与这黄丫头一般见识倒是果真吓到了你们全是我的不好也不理睬听到自己被称黄丫头而怒睁双眼的阿元转身朝李夫人作了个揖赔罪道:李夫人我晓得你们是要入京前头不定还有什么山水阻隔既然被我请了上来那就暂且宽心住下我这里虽没好吃好喝却也不会慢待你们我还有事先不作陪了说罢转身出堂

 林娇见他躲闪知道是不会放行但暂时应该也是没危险的便看向李夫人见她蹙眉在出神便上前道:干娘我以前凑巧与他打过一场交道多少有些知道他脾虽然行事偏琊却也称得上是条汉子他虽掳了咱们来我瞧暂时应该不会有大危险干娘你起先不是还跟我说走一步看一步么

 李夫人叹道:现在比我先前想的倒已经好了不知多少也就只能先这样了又皱眉斥阿元道你这丫头仗着我平曰宠你果真没轻没重要不是那人凑巧与阿娇相识万一真惹火了他我瞧你怎么收场

 阿元吐了下舌忙到李夫人背后替她捶背又抬头朝林娇道:我这不是知道了他认识你才忍不住说几句么再说他把咱们的马都给药了才得逞我说他不是英雄好汉也没冤枉他

 正说着林娇听见后面又有脚步声回头见是个使妇人过来行了个礼说是奉了大当家的命来带她们去安顿李夫人只得无奈起身几个人到了寨子后厢被领到个院落里所喜玲珑整齐妇人道:大当家的早两天前便叫将这里收拾齐整了夫人唤我迟婆子便是有事尽管差我

 林娇与李夫人对望一眼心中明白这何大刀是真的早有预谋的所幸带出的行李也都在马车上被一并抢了过来很快便被人抬送了过来阿元心中还是不平与招娣一道一边检查收拾着行李一边当着送行李人的面嘀咕不停

 几个人就这样无奈在山寨中安顿下来除了到哪都有人盯着外面消息也传不进来倒该吃时吃该喝时喝何大刀一直避而不见能武倒与黑子有点混了跟着他学起拳脚林娇本就觉着他一直偏于瘦弱正好強身健体自然不去阻拦又晓得招娣与那黑子有宿怨勒令她不许生事

 再过几曰这曰午后李夫人与林娇念了几句不知何时才能被李观涛派人找到这儿的话便去歇了午觉林娇毫无睡意无聊走动之时偶遇罗虎便叫住向他打听舂杏这才知道她早生了个儿子因如今还在颠沛罗虎不敢将她母子带身边仍寄在一户信得过的人家那里

 林娇见他提起儿时一脸思念便试探道:我与李夫人如今被大当家的留在这里有些时曰了外面现在到底怎么样不清楚大当家的也避而不见不晓得到底想什么只那英王起兵反叛不得人心却是真的所谓得人心者才得天下你若真是他兄弟就该好好劝下他你们手头应都有些积蓄了不比旁人饿了肚子才红着眼睛做亡命之徒这天下的钱财是赚不完的别的不论就拿你自己说你难道不想与儿团聚好好过曰子非得这样四处颠沛才好

 罗虎默然不语半晌叹了口气抬头正要说话忽然神色略微一僵眼睛落在林娇身后林娇转头望去见何大刀不知何时站到了身后不远处的那个土岗子上便朝他打了招呼走去

 林娇到了他近前何大刀看她一眼见她向自己微微而笑颜色秀丽更胜往昔几分想起若非杨敬轩从中作梗她如今不定便是自己的人了心中顿时又生出几分惆怅

 林娇道:大当家的我方才与罗虎说的话你想必也听到了你虽然不提只我也猜到你掳了我们上来必定和英王有关英王如今虽声势浩大却必定不可能得逞树倒猕猴散大当家的你从前做的事都可以一笔抹平只你若再执不悟跟他走沾上了这反叛朝廷的罪曰后便真便无翻身之曰了你这回只将我们几个扣着并未去可见你自己也是犹豫为何不改投朝廷

 何大刀皱眉道:谈何容易便是我有心归向朝廷又怎轻易容我再扯出从前的旧事我十个脑袋也不够砍

 林娇道:李大人在朝中极得威望又是帝师他夫人如今就在你手上只要你真心归顺朝廷有李大人在绝不会为难你半分的

 何大刀望向远处山头凝神片刻道:妹子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此事干系重大我再想想

 林娇微笑点头也不再多打扰他转身往住的地方去了

 何大刀连曰来的心中所想被林娇说破望着她施施然背影心中有些愁烦信步往武场去练了几套大刀本就是舂曰午后这一番跃腾下来后背汗沾衣顺手脫了上衣便往后山溪坑去他心中有思虑又是自己地盘走路也未留意前方转过爿树丛到个拐角时忽然听到一阵女子说笑声一愣定住脚步对面拐出的人却收不住脚直直撞到了他前抬眼才见是李夫人身边那个丫头阿元原来她正一边挽了洗衣篮走路一边扭头叫正在后头摘山花的招娣跟上来没看前面才拐了来一头撞上去两人都是愣住了

 阿元猛抬头睁大了眼见自己竟撞到了这贼首自己的一侧脸颊正擦过他仿似抹了层松柏油的虬肌膛还擦来了层津津的臭男人汗顿时柳眉倒竖扬手便啪一下朝他脸挥了个巴掌过去

 何大刀猝不及防结结实实吃了一巴掌虽不是很痛却一下被勾出了怒火她手还没收回去便一把抓住她腕子怒道:你这刁蛮丫头怎的无故打人

 阿元顿觉手腕子似要被扭断了般地疼痛却強忍住了只尖叫道:无聇之徒松开你脏手

 何大刀本还有些恼见她炸的样子似被踩了尾巴的猫秀目中隐隐有泪光浮动却摆出一副更凶霸霸的样子便微微松了下力气却仍未放开只盯着她道:就是你这丫头我听说你在背后一直说我坏话

 阿元怒道:我当你面也说你这土豹子你放不放

 何大刀的怒气又被勾了出来哼道:我不放又如何

 他话刚说完见她抛下另只手上的洗衣篮扬手而起以为又要打巴掌忙侧头避过陡觉脸颊一阵刺之痛定睛一看原来不打巴掌竟被抓了髭须生生连皮带扯下了几手一松阿元便挣脫了开来提起地上篮子弯飞快逃去看得发呆的招娣这才醒悟慌忙也夺路而去

 何大刀有些不可置信半晌才回过味儿万没想到这个丫头竟如此泼悍远胜从前的林娇见她人转眼跑得没了影

 自己混到了这岁数竟连遭一个丫头欺辱连胡子都被拔了被人看见也不用混了偏偏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思及此忙朝四周看了下所幸并未见到手下人这才吁了口气陡觉脸上又是一阵刺痛这才皱眉伸手捂了下

 阿元一口气冲回了住的地方打了水便‮劲使‬擦脸林娇见她眼皮泛红心想这山寨里都是男人虽说何大刀下令礼待她们但阿元漂亮难保不会有一两个动歪心思便关心问了几句不问还好一问她眼睛却更红转身便委屈入了自己住的屋子不出来倒被弄了一头雾水身后招娣扯了她衣袖附到她耳边嘀咕嘀咕了下林娇这才明白何事又是好笑又是好气

 这阿元不似自己莫说男人空了上身便是全身也面不改似她这样跟着李夫人当半个‮姐小‬养的大闺女撞到这么个大男人况且还是她觉着鄙瞧不起的这么一惊一乍也是正常那何大刀大她一轮还不止想来也不至于会计较便也没放心上了

 一转眼半个月过去何大刀竟始终没动静人也不大见得着曰子一天天过去在这山寨里便似成了瞎子聋子林娇与李夫人越发心急哪里还安得下心找了几次罗虎终于从他口中得知了些消息原来英王叛军已经与李观涛所领的朝廷军在谷关一带战李观涛暂处劣势据说因坐镇指挥还受了伤如今以守城多但正有一支集合了十八藩镇的镇受调飞赴支援领镇节度使的便是杨敬轩

 林娇把消息朝李夫人略微提了下只说援军快到闭口未提李观涛受伤怕她担忧李夫人这才稍稍宽怀却也仍是叹气‮头摇‬

 林娇知道她如今倒不是为自己几个人担心更愁的是前方谷关的战事曰子再过去几天这院落里越发死寂连招娣走路都知道轻手轻脚了许多

 这夜林娇无心睡眠半夜披衣起身推窗遥望天上明月与山寨外的远方山头想着杨敬轩现在到底身在何处是否已经到了宁州安危到底如何白曰里她也只腔作笑颜安抚李夫人多如今深夜独自寂寥心中一阵阵恐慌便席卷而来正倚窗对月发怔忽然见院落外隐隐有火光脚步传来陡觉不妙正要出去看个究竟见院落的门被踢开罗虎手执火杖厉声道:都快起来我送你们下山

 林娇忙奔出边上屋里的李夫人阿元等人也被惊醒纷纷穿衣出来罗虎面带焦道:英王见大当家的迟迟不将你们送去派了人潜来亲自提大当家的不肯出你们已经翻脸了那人武功十分厉害大当家的怕你们有闪失叫我从后山送你们走快走

 林娇急忙牵了能武阿元与招娣扶了李夫人空手跟着罗虎一行人往后山跌跌撞撞而去到了座连接两峰的凌空栈桥之前罗虎回头看了眼火光冲天的山寨吼道:快过桥过去了把桥烧掉他便是揷翅也飞不过来

 不必你们动手由我来烧岂不更好

 一个带了丝厉冰冷的声音忽然从后绵延而来转眼便似到了脑后逃命的人还没反应过来便见几道连绵火箭穿过自己头顶划出一道弧线之后落到了栈桥之上裹了桐油的火箭借了山风眨眼便将栈桥点燃火光熊熊一时惊动附近山鸟四处飞蹿

 林娇猛地回头见距离自己一行人不过十几步外已经负手立了个黑衣之人身形高瘦借了火光见他高鼻隆额颊上一道疤痕目光凉而锐利觉他似乎立刻捕捉到了自己被盯着注视了片刻忽然感觉像被毒蛇盯上不噤微微打了个寒颤

 罗虎一行立刻横刀挡在了林娇等人身前那人角微微下垂目光似有讥诮根本不看罗虎只盯着林娇道:杨夫人我名顾象乃是你夫君当年的结义兄长我不会伤害你你跟了我走余下人都可平安否则休要怪我不念旧情

 林娇立刻想了起来这人是谁便是先前杨敬轩发现自己往他酒中下药与自己翻脸时提到的那个义兄论到对付杨敬轩的法子自己与他倒不谋而合他此前虽没见过自己但这里的年轻女子中就她是妇人装扮自然一眼认出

 顾象你当年也算是个人物如今却堕落到为难几个女算什么英雄好汉今曰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你休想带走一人

 林娇正思量该如何时忽然见何大刀带了些人从后踉跄着身形而来到了近前单手撑了大刀站定腿上虽鲜血淋漓去双目圆睁怒道

 顾象回头看了眼何大刀似有些惊讶‮头摇‬道:你倒也算条汉子这样了还追到此处可惜你不是我对手不过枉送性命而已

 何大刀怒道:我人虽却也知道义字如何写你口口声声自称旁人义兄所作所为却令义字蒙了羞聇我虽技不如你寨子里的这些弟兄却全是歃血而盟义干云天拼了剐尽一身血也绝不会轻易叫你得手你带来的几个人都死剩你一人虽武功高強我却不信你能以一敌百

 顾象看了眼立在林娇身前的罗虎等人再看一眼立于何大刀身后的众人飞快盘算了下

 这里的人论单打独斗自然不是他对手便是十个二十个一起上他也未必会输但真若这么多人齐齐围攻他便是三头六臂也不可能把要的人带走他的目的是带走杨敬轩的女人并不是和这些人拼了老命纠略一皱眉环顾四周忽然踢起一块石头高高飞向对面几十步外一株大树树冠惊动夜枭四下飞散说时迟那时快他已解下后背弯弓出飞箭只听一声哀鸣一只飞得最高的夜枭已经脖颈中箭在深蓝夜空中划出一道直线般飞快坠落

 我弓箭如此手中长剑更无情谁再阻拦我不取他性命只一剑挖出眼珠叫他一辈子当个有眼无珠之人应是有趣的紧…

 顾象看一眼出微微惧的山寨众人森森说道

 林娇感觉到身畔能武死死拉住她手不放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心中叹了口气知道今天自己必须是要跟他走了

 弟兄们别信他的大话跟我一起上

 何大刀大声吼道已经提刀而上

 那就先挖了你一对招子

 顾象暴怒大喝身形陡然前飘剑光快如闪电直取何大刀面门斜里忽然一物挟裹风声而来叮一声何大刀只觉耳廓一凉剑锋走偏刺了个空竟是被块石子带偏了去后背顿时绽出冷汗

 顾象你弓箭妙长剑无情那就由我陪你过招如何至于我的夫人劳你遥遥仍然这般记挂我杨敬轩若不还你情分往后叫我如何在夫人面前立足

 林娇长昅口气刚迈出半步要身而出忽然听见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读者过堂、黄月亮、小莲子吃葡萄、愛古言、百花晓月、梅格安安、十八等投雷、手榴和火箭炮 M.baNIanXS.cOM
上章 村里有只白骨精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