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金戈不败 下章
第十七章 销魂车诱杀枭雄
 接连三天,千手神魔诸人似石沉大海!

 香肠诸人除了练剑之外,便静候消息。

 不过,不利于宗义明之信却在此时送到石江山之面前,因为,丐帮已从仓库中找出尚未被改装之赃物,而且为数多达三百余件。

 石江山脸色铁青的喝道:“传宗义明!”

 各位掌门人没话可说了!

 不久,宗义明低头入厅,行礼道:“参见盟主!”

 石江山掷信道:“你自己看!”

 宗义明瞧了一行字,立即下跪!

 他阅完信,立即趴地道:“祈盟主念在属下以往之苦劳,饶属下一命!”

 “你还有脸活下去!”

 “属下…”

 “天下甚大,你请吧!”

 “是!小女已适古总管,可否留下!”

 “当然!”

 宗义明低头起身,便蹒跚的离去。

 没多久,他们夫妇各持一个包袱低头离开大门!

 他们在门口茫然不久,便继续行向外郊外。

 良久之后,他们已入林更衣及戴上面具。

 他们一直在林中等到天黑,方始沿林掠去。

 他们自以为已经很隐密。可是,他们没有注意到三十丈外一株树上飘下一位中年人,那名中年人正是千手神魔。

 他在毁了泰山派之后,立即单独由山道赶向岳

 昨天晚上,他抵达岳,便一直在四周监视。

 此时,他一跟去,嘴角立即时泛冷笑!

 良久之后,宗义明夫妇已在另一处林中挖地。

 这条暗道长达十里。

 他们已经使用无数次。所以,他们略探方向及个试地面,便顺利的挖出一个小

 宗义明自远处搬来一块大石,两人一入人暗道,他立即以大石挡住通道。

 盏茶时间之后,千手神魔搬开大石,亦潜入暗道。

 不久,他已潜到书房下方,他立即凝功默察。

 哇!静悄悄!怎么可能呢?

 他找了不久,立即找到凸石及探头瞧着书房。

 他默听不久,立即确定这座庄院没人,于是,他重返暗道沿途寻找,因为,他相信一定另外有岔道。

 不久,他果然找到岔道及悄然走到密室外。

 立听宗义明叹道:“唉!想不到我会落到今这种地步!我不但被逐,而且还要躲回此地,真是气死我啦!”

 立听宗氏叹道:“唉!全是千手神魔惹的祸,这家伙真是没有良心!咱们已经给他多少的好处,他还来这一套!”

 “妈的!这老鬼居然当众令咱之二媳如此出丑!简直不留给我一丝颜面,我非吩咐古单将他粉身碎骨不可!”

 “我恨不是咬饮血!”

 两人立即互骂着千手神魔!

 千手魔气得目泛杀机,却一直隐忍不动!

 不久,宗仙仙进入密室,小月及小仙则带着宵夜随后人内,只见宗仙仙咽声唤句“爹!娘!”立即扑入宗氏怀中哭泣。

 母女哭泣一阵子之后,宗义明不耐烦的道:“已经够哭啦!别再哭啦!出去吧!古单若回来,带他来见我。”

 宗仙仙三女立即默默离去。

 宗氏拭泪道:“相公,吃些东西吧!”

 “没胃口!”

 “相公,‮子身‬要紧!你已经两餐没进食啦!”

 “唉!越想越气呀!”

 “吃一些吧!”

 “好吧!”两人便默默取用宵夜。

 干手神魔找到凸石之后,他便退回暗道调息!

 子丑之,他重回密室入口处附壁一听,便听见鼾声!

 他又听了一阵子,确定他们已经睡,他方始轻按凸石。

 “轧!”一声,出口已现。

 宗义明悚然一醒,宗氏却仍在酣睡!

 宗义明乍听有异,千手神魔已经掠到榻前,他在大骇之下,‮子身‬向内一翻,左掌顺手一拍,立即拍倒木箱及滚去。

 榻后系以四个木箱隔成,他直觉的错判为木板,所以,他这一拍过去,便打算滚去,那知即被另外三个木箱所阻。

 千手神魔右掌朝宗氏的颈项一按,左掌已经疾按向宗义明,只听“叭!”一声,宗义明的左眼已经挨了一掌!

 他不由啊了一声!

 千手神魔左掌再拍,但已制住他的哑

 “嘿嘿!宗义明,久违啦!老夫方才蒙贤伉俪一再的批评指教,无以为谢,就先招待你一顿吧!”

 说着,他便拍向宗义明之‮子身‬。

 却见宗氏一咬牙,双掌便疾拍向千手神魔的部。

 千手神魔想不到她会冒着被掐死之险而出击,他在慌乱闪躲之中,右已经挨了一掌,他不由闷哼一声。

 气血立即—阵翻腾!

 他在盛怒之下,右手五指用力立即一扣!

 宗氏立即含恨归

 千手神魔凶一发,立即将宗义明掷在榻前。

 他的右脚尖朝宗义明的“气海”一踢,当场便踢破宗义明的功力,宗义明全身一颤,颊肌便一阵子动!

 完啦!他永远完啦!

 他一时万念俱灰。

 千手神魔却双脚朝他的、腹部一阵踢蹦,他立觉筋脉剧缩,全身的气血立即一阵胡乱窜

 他大骇啦!

 ‮道知他‬自己即将遭受“逆血搜魂”酷刑啦!

 他直觉的嚼舌自尽,下颚却已经动不了!

 他全身搐的胡翻滚着!“砰!”一声,他一头猛撞向壁前。

 那知,他的功力已失,除了头裂血之外,根本死不了!

 相反的,他搐得更厉害,全身筋络忽缩倏张不已!

 他求生不能!他求死不得!

 他正再撞壁自尽,千手神魔已经狠狠的踢上他的右眼,他便似狗般在榻前不住的搐着!

 冷汗直!额血频溢!

 他已经生不如死啦!

 他伪善作恶迄今,终于正式接受体之惩罚啦!

 千手神魔狞笑欣赏不久,方始服药运功疗伤!

 却听“轧!”一声,他心知有人闻声入密室,他立即悄悄自袋中取出一篷毒针默默的准备宰掉进来之人。

 入口处一开,小月先行入内,接着宗仙仙及小仙跟入。

 时值深夜,密室甚暗,她们一时尚未适应,千手神魔却已经瞧得一清二楚,他默默的等候出手之机会!

 就在三女沿着石阶行下之际,他已疾出毒针。

 三女乍听细响,纷纷扬掌劈去!

 倏听两声闷哼,小月及小仙皆已中针。

 小仙更是由上撞向宗仙仙,宗仙仙刚伸手推开她,倏觉颈上一阵麻疼,她立即尖叫道:“有警!来人!啊!”千手神魔暗骂一声:“人!”立即上前一掌劈死宗义明及匆匆来到柜旁暗道出口处寻找着!

 不久,他连接凸石,匆匆的离去。

 宗仙仙及小月、小仙却已经含恨而段!

 半个盏茶时间之后,小红已经开启后院茶树旁之密室入口,武林盟主石江山立即沉喝道:“搜!”

 立即有六名青年的持火把先后入内。

 九位中门人有百余人皆沉容而立!

 不久,一位青年匆匆出来道:“禀盟主,宗义明夫妇及总管夫人、二婢皆死于密室,唯不见凶手,尚待进一步清查!”

 石江山立即和九位掌门人入内!

 不久,小红及小叶奉召入内招供!

 不出盏茶时间,便有五十人沿暗道搜去,另外二百余人则将尸体及密室之大小箱柜中之物品运出。

 天亮之后,那五十名进入暗道搜索之人回来禀报暗道出口已堵住,不过,另有一处新掘之口可通往林中。

 石江山立即下令运土堵住通往书房及密室之暗道。

 由于小红及小时甚为合作,更坦招她们以往被宗义明父污之事,石江山便命令她们“足”于庄院中。

 这一天,石江山气得吃不下饭啦!

 九位掌门人亦难过的各自回房!

 因为,大家太信任宗义明,想不到宗义明却是这么可恶呀!

 整个武林盟立即空前的沉闷及凝重!

 香肠诸人原本‮道知不‬这件事,因为,石江山封锁住消息,可是,千手神魔却得意洋洋的告知黑道人物,不出二天,香肠听见啦!

 他的心中有数道:“够啦!宗义明身败名裂,命也丢啦!他够惨啦!”

 他继续指导青年们练剑!

 又过了七天,仁心书生之女来访,香肠及驼老和仁心书生便接她们返房,因为,她们一定带来什么消息!

 詹氏首先叙述宗义明一家三口及二婢遇害及财物被没收之事,香肠不吭半声的只是点点头而已!

 詹氏又道:“贤婿,总管她们决定先返成都候你回去!”

 香肠道:“恐怕还要拖一阵子哩!”

 “别急!一月之期将届,你们只要展开行动,千手神魔必然会反扑,届时,正一对决,便以一下百了!”

 “是!”“贤婿,我有一件事和总管待相反的观念,你要不要续留在武林盟?”

 “娘是说在武林平静之后吗?”

 “是的!”

 “小婿可能会隐退!”

 “啊!真让她料中啦!你‮得觉不‬可惜吗?”

 “功成就该身退!”

 “这…”驼老正道:“不行!你不能如此做!”

 “恩师深诸徒儿性格,徒儿不是那种料!”

 “不!你是最佳人选,以前的武林盟主太心软,致让那些黑遭帮派坐大,你这种冲劲及魄力,正是最佳人选!”

 仁心书生接道:“不错!你至至情,身先士卒,光看各派精英如此效忠于你,就可证明你是最佳盟主人选!”

 “哇!不行啦!那有如此年青的盟主!”

 驼老道:“武林盟有史以来,亦没有如此年青的总管,你或许没有注意到,目前,只要有人提到你,便称赞不已!”

 “武林盟成立以来,未曾有人如此深获各阶层之拥戴,你若不干,保证会有成千上万的人痛哭涕啦!”

 “不会啦!任何一位掌门人皆可以接任啦!”

 “那群青年不是会散掉吗?”

 “不会啦!他们原本是各派之人呀!”

 “老夫辩不过你啦!”

 仁心书生问道:“你除了谦拒之外,尚有何原因?”

 “二位思师,你们先指导徒儿,可是,那群女子却忍辱成全徒儿如今之修为,她们隐退,徒儿能拒绝吗?”

 “这…”詹怡霞‮头摇‬道:“不!菊姐四人前阵子说过一句话,你可以参考!”

 “说吧!”

 “你接任总管之后,菊姐说,不出一个月,宗义明会死得很难看,荷姐说你是未来盟主,梅姐及莲姐认为你会和她们一起隐退。”

 “她们谈了一个晚上,最后留下一句话,你会和她们隐退,你会很愉快,不过,你必然会有遗憾,所以,她们要回去见大姐。”

 香肠苦笑道:“她们太子解我啦!我没话说!”

 “师兄,我可否和娘去见见她们?”

 “这…也好!该拜访一下!顺便帮我把宗义明这四百五十两存单存入武林盟的名下,就以盟主的名义开户!”

 驼老道:“不要!留待后再说,先存人你的名下!”

 “好吧!”

 詹怡霞立即收妥存单及印章。

 五人又谈了一阵子,二女方始离去。

 驼老道:“别想太多,只剩七天的限期,该展开连络啦!”

 “是!”一月限期终于了,天一亮,雪花正在飘飞,香肠诸人立即启程南下,经丐帮弟子在城中清道,他们已顺利出城。

 天寒地冻,官道上人稀车少,他们疾驰半时辰,便接近“天龙会”果见三百名武当高手及二百名丐帮高手在路口等候。

 他们一下马,立即沿林掠去。

 根据情报,千手盟等八帮派已在天龙会连聚七天,显然,他们决心顽抗到底,所以,香肠动用五百名援军。

 他们一接近天龙会,立即竹哨连鸣!

 香肠及双判和仁心书生、驼老立即掠墙而入!

 香肠逢人便杀,没多久,已经冲近厅前。

 双判及仁心书生,驼老在两翼助攻,众人则尾随掠攻!

 不久,院中已经人山人海!

 刀光剑影伴血纷飞,蔚为奇观!

 惨叫声和拼斗声织成为刺耳恐怖的“杀戮响曲”!

 香肠勇不可挡,他周遭人似挨上炸弹般不住的惨叫飞出,没多久,他至少已经宰了一百人!

 立见八名大汉手持长刀疾扑而来。

 他旋身疾弹十指,立即有三人印堂开花及两人捂着喉结倒地,另外三人格长刀一掷,如丧家之犬般逃去。

 厅前立即掠来千手盟之正副盟主,他们各自疾挥长刀猛攻而来,香肠疾振双臂,掌力涛涛不绝的劈出!

 那两人面对这种硬拼硬的架式,双腕被震得一阵疼痕,刀柄先后一颤,立即“打对折”骇得他们当场疾退!

 香肠立即朝右侧之人疾速弹指。

 “波!”一声,那人已经脑袋开花!另外一人则被驼老予以拦下!

 仁心书生及双判掠到厅前各接下一人,香肠便疾攻向另外两人,如山的掌劲更是滚滚洪般疾扫而去!

 不出十招,便有一人吐血倒地!

 另外一人便转身奔向大厅!

 香肠疾催功力,接连弹出二十记指力,那人惨叫一声,后脑立即进血花,当场栽倒在地下。

 香肠一指了结吐血老者之老命,立即疾弹向和双判及仁心书生拼斗之人,没多久,三人便后脑开花倒地!

 双判三人一转身,便扑入人群。

 香肠疾弹十指,与驼老者拼斗之人立即挂啦!

 香肠连连将“大哥大”尸体抛向半空中,喝道:“杀…”

 那批黑道人物一见自己的老大们已经挂啦!不由大慌,香肠长啸一声,吼道:“杀…杀光这些人渣!废物呀!”

 那批黑道人物更胆寒啦!

 他又来回穿掠半个时辰,便只剩下近百人在苦撑,香肠喝道:“你们先走!”立即扑进去振中猛劈!

 驼老及仁心书生立即和特别小组人员疾掠而去。

 武当及丐帮之人则包围位那批人截杀逃亡之大,他们目睹香肠招式及掌力,暗暗心惊胆颤不已!

 不出盏茶时间,只剩八名伤者在奔逃,香肠喝句:“交给你们善后!”立即疾掠向墙外。

 他一掠上龙马,立即道:“凌云,通知其余三次准备配合!”说着,率顶两名青年驰去。

 不久,他已先冲到“恨天堡”前,立见十五名负伤青年道:“三大分盟已经加入作战,战况颇为顺利!”

 “好!咱们还有三处,快运功!”说着,他已如鹰般掠上堡墙。

 堡中正有一千六百之人在围攻武林盟之八百余人,香肠吼句:“本总管来也!”立即疾扑向厅前。

 他尚未落地,如山之掌地,便已经轰出十五个“饼”他一落地,又即饿虎入羊群般扑杀附近之人。

 不久,他已替驼老接下恨天堡堡主,只见他连连大声喊杀,如山的军力更是密集的疾扫过去。

 当他施展完第八招,恨天堡堡主已经吐血飞出,他补了一指,又即将尸体掷向半空喝道:“胡老鬼挂啦!”

 接着,他又截下与双判对拼之两名老者!

 他仗着充沛的内力猛攻狠扫,不出半个盏茶时间,那两人便已经挂啦!他仍然掷出尸体,并于呐喊声中,展开扑杀!僵局一打开,恨天堡等七大黑道帮派之人立居劣势。

 香肠专宰武功较高之人,而且一宰掉对方,便将尸体抛向半空中,此举最能挫败这批黑道人物之士气!

 不到一个时辰,香肠一见只剩下八、九十名中下人物,他立即喝道:“此地交给你们啦!下一个目标‘黑虎队’!”

 说着,他们已向外掠去。

 这一役又有四十六人负伤,香肠掠上马背一瞧,立即喝道:“伤者直接赴‘红中会’与本盟之人会合等候!”

 说着,他已率先冲去。

 黑虎队距恨天堡只有六、七十里,没多久,香肠便与四百余名分盟人员会合,他立即问道:“对方有多少人?”

 “五百左右!”

 “好!杀进去!”说着,他已先行动去。

 他仍然先行动入院中,而且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疾挥双掌,驼老诸人则在对方哭爹喊娘混乱之中扑去砍杀着。

 黑虎队及另外三个黑道帮派的实力并不强,他们只是仗着千手神魔会替他们扛,所以,集结于此地待命!

 他们乍见香肠如此勇猛及凶残,不由大骇!

 香肠如利锥破纸般冲到“指挥所”立即攻向两位老者,仁心书生、驼老及双判则迅速的各接下三位“大哥大”!

 香肠刚施展到第七招,那两名老者便已经挂啦!

 他向半空中掷出尸体,立即以指力攻向正在和双判厮拼之四人。

 “叭…”声中,那四人已经脑袋开花!

 和驼老及仁心书生厮拼之人亦在此时吐血倒地I香肠一一将他们掷向半空中,立即继续以指力伤敌。

 不出半个时辰,战事便已近尾声。

 香肠立即串众驰向红巾会!

 不出盏茶时间,那六十一名负伤青年已和六百余人下他们,香肠立即问道:“红巾会这边有多少人?”

 “九百人左右!”

 “好!伤者及累者暂歇…”

 那些伤者立即纷纷请战!

 “好!杀!”说着,他已疾掠出三十余丈!

 众人一起喊杀的掠去。

 红巾会原本有四百人,加上四个帮派凑成九百余人在此地待命,此时一见武林盟之人杀来,他们暗自发慌啦!

 他们尚未决定进退,香肠已经掠入院中大开杀戒!

 驼老等八百余人亦疾冲而来,他们只好硬拼啦!

 这批人多是寻常角色,那堪香肠这批高手这‮杀屠‬,他们虽然多达九百余人,却仍然撑不到半个时辰。

 香肠诸人更是在拼斗尾声之时,冲向“大刀帮”

 他们一抵达大刀帮附近,便见七百余名分盟人虽前来接,他们一下马,香肠立即长啸一声,闪电般疾掠而去。

 大刀帮计有六百余人,加上六个帮派,多达一千五百余人,所以,香肠九百余人一冲入院中,立即热闹纷纷!

 香肠担心已方之人后力不继,所以,他疾催功力,怒吼连连的猛扫狠劈,他所经之处纷纷惨叫连连及血纷飞!

 不久,他已和大刀帮正副帮主及六位帮主猛拼!

 他全力出招,狠命冲击!

 不久,他的右背已经挨了一刀,他却继续冲杀着。

 当仁心书生及驼老接近之间,他已宰了五百人,只听他连连喊杀,第八招连连疾拍,那三人便吐血飞出!

 连驼老及仁心书生也被这股彪悍之气吓得心惊胆颤,香肠却一刻也不停留的疾攻向附近之人!

 仁心书生及驼老立即全力扑杀着!

 这一役,足足过了半个多时辰方始结束,香肠瞪了一声道:“搞定啦!”

 仁心书生上前拭药道:“你简直不要命,速服药调息,别了力!”

 香肠立即服药及就地调息!

 驼老立即招呼众人先疗伤、用膳再清理财物。

 申初时分,香肠收功起身,诸凌云立即上前道:“禀总管,华北、关洛地区迄令已有一百七十五个黑道帮派出财物解散!”

 “算他们识相,华山一带呢!”

 “经华山等十二分盟消灭八个帮派之后,已有九十三个帮派解散!”

 “华南及西南呢?”

 “目前计消灭三十六个帮派及有一百四十个帮派解散!”

 “很好!血堡呢?”

 “已经出财物解散!”

 “哇!咱们‘失业’啦!”

 众人不由哄然大笑!

 驼老呵呵笑道:“还有千手神魔哩!”

 “这老鬼可真会躲哩!”

 “让他多活几天吧!饿不饿?”

 “有些饿哩!”

 “走!喝几杯,明早再上路吧!”

 “请!”

 他们两人便与仁心书生入厅用膳。

 良久之后,香肠低声道:“千手神魔一向好,徒儿打算以‮魂销‬车出他,二位恩师意下如何?”

 驼老道:“好点子!”

 仁心书生道:“行此计,必须先解除官方之通缉及避免各地分盟不知情的干涉,以免引来不必要的干涉!”

 香肠点头道:“有理!可有良策?”

 “你向盟主建议密令各分盟处理!”

 “不会密吧?”

 “理该不会!千手抖魔已失爪牙!”

 “好!徒儿向盟主提及此事!”

 “吾参与这五场拼斗之后,发现特别小组成员是未来武林之精英,不宜让他们散去,你考虑接任盟主吧!”

 “这…恩师,徒儿有个不情之请!”

 “说吧!”

 “徒儿若接任盟主,可否偏劳恩师接任总管!”

 驼老呵呵笑道:“太好啦!好点子!”

 仁心书生道:“驼老,偏劳你吧!”

 “好吧!”

 香肠感激的道:“谢谢!徒儿更有信心矣!”

 驼老举杯道:“恭喜!干!”

 三人立即愉快的干杯!

 他们又聊了一阵子,方始返房歇息。

 翌一大早,诸凌云便前来道:“禀总管,盟主令!”

 香肠一拆纸,立见:“欣闻捷报,特予嘉勉。”

 香肠含笑道:“盟主嘉勉咱们,膳后启程吧!”

 “是!”’半个时辰之后,香肠诸之在分盟人员恭送下,联袂驰去!

 沿途之中,皆有各分盟人员清道恭送,所以,他们在晌午时分,便抵达武林盟前,立见石江山诸人含笑立于门后。

 香肠立即下马行礼!

 “呵呵!凯旋荣归,准备参加庆功宴吧!”

 “是!”众人牵马入逢后,立即进入餐厅,只见石江山及九位掌门人和近千名武林人员皆起身鼓掌含笑接。

 香肠诸人入座后,石江山含笑道:“值此岁末寒冬,古总管诸人辛苦魔,终使妖氛尽消,可喜可贺!”

 说着,他立即欣然举杯。

 众人立即一起举杯致敬。

 干杯之后,香肠身道:“各位弟兄,请起立!’慕向义诸人立即起身。

 香肠道:“各位瞧瞧,他们身上的伤,各位再想像他们昨天负伤连赶五个地方,消灭六千余名人物之辛劳及艰险!”

 “我‮意愿不‬表功!不过,我一向直子,我要说一句话,弟兄们,我以你们为荣,谢谢你们!大家干杯!”

 众人哄然喝道:“干杯!”

 众人干杯之后,香肠道:“请坐!”

 慕向义喝道:“弟兄们,我代表你们说一些话,首先我敢发誓保证身为六代少林俗家弟子的我,决不妄言半句。”

 “盟主英明,破例提耀总管,总管可谓名至实归,我们参加过每场战役,总管每场皆率先进攻,而且专攻首脑人物。

 “各位皆知黑道帮派之战术,接近他们的首脑,是何等的艰险,可是,总管场场做到了,总管可谓大智!大仁!大勇矣!”

 青年们哄然举杯道:“敬总管!”

 “谢谢!好弟兄!干!”

 他们刚干杯,其余之人又喝道:“敬总管!”

 “谢谢!大家辛苦!干!”

 众人立即哄然干杯。

 不久,佳肴一一送来,众人立即欣然取用。

 不到半个时辰,青年们热情的前来敬酒。

 香肠哈哈笑道:“行!敬酒前,先来一趟剑招,若有进步,我干啦!”

 说着进步,他便斟酒入碗!

 那群青年们果真一一舞剑。

 “哈哈!大有进步!可喜可贺!”

 慕向义便上前斟酒!

 香肠哈哈连笑的畅饮着!

 这一餐,一直到天黑,方始散席。

 香肠立即掠向庄院!

 他一近庄院,小红及小叶已经前行接,香肠牵着她们入厅,立即问道:“谈谈那天的情形吧!”

 小红立即叙述宗义明五人之死状。

 香肠点头道:“恶人自有恶人磨,一定是千手神魔干的!”

 小叶低声道:“宗义明尚有十五张存单,计有二千三百万两银子存单,可是,却找不到他的印章,实在太可惜啦!”

 香肠低声道:“印章在我的手中!”

 “啊!太好啦!小婢去取存单!”

 “别急!他们葬在何处?”

 “葬岗中,并未立碑刻名!”

 “唉!报应呀!小红、小叶,你们今后就做我的侍妾,好吗?”

 二女羞喜的立即点头。

 “走!陪我洗个澡吧!”

 他甚满意二女上回之“泡泡澡”所以,想再回味一下,没多久,小红及小叶妩媚的让他“重温旧梦”啦!

 他愉快之下,亦结结实实的轰了二女一个多时辰,就在二女飘飘然之际,他便先后赠送“纪念品”!

 二女感动的要命!这‮夜一‬她们陶醉啦!

 上午时分,香肠吩咐小红找何建钧,没多久,何建钧便惊慌的入厅行礼道:“参见总管!”

 “坐!小红、小叶,你们出去,别让人接近三十丈内!”

 二女立即应是退去。

 “管事,你瞧瞧这张字条吧!”

 说着,他已取出从何建衡身上取出之字条。

 何建钧乍瞧字条,立即神色一变!

 “管事,瞧清楚!你是否认识此人?”

 说着,他闭目幻化出何建衡之容貌。

 何建钧颤声道:“你…你…”“认识他吗?”

 “舍弟!他已失踪甚久。”

 “他早已被宗义明灭口!”

 “当真?”

 香肠立即叙述何建衡被灭口之经过。

 何建钧痛苦的道:“谢谢!”

 香肠嘘口气,幻化为古单道:“管事,往事已矣!你留下!”

 “可是,盟主已免去属下之职!”

 “盟中尚有宗义明之心腹否?”

 “没有!”

 “好!我保你!走!”

 “谢谢!属下一定鞠躬尽瘁!”

 两人便一起掠向前厅。

 两人一至厅前,何建钧自动留步,香肠入内行礼道:“参见盟主!”

 “总管,你来得正好!各分盟皆来函建议本盟重赏你,本盟和诸位护法一时想不出该如何奖励你哩!”

 “禀盟主!可否赐一份职位?”

 “你已高居总管呀!”

 “不!盟主可否准何管事恢复原职?”

 “这…”“禀盟主,请稍候!”

 说着,他立即出厅支开何建钧及侍卫。

 他关上门窗,立即运功恢复香肠之原貌及体形,石江山及九位掌门人瞧得神色大变,一时说不出话来。

 香肠下跪道:“恕隐瞒之罪!”

 石江山口气道:“你是周通何人?”

 “在下替周老孙女打通‮身下‬经脉,周老慨授此技,在下为了替一批女子复仇,故冒昧以古单‮份身‬参加比武!”

 他立即叙述罗刹仙子及蒋美环二人之遭遇。

 众人听得为之动容!

 香肠立即叙述自己和四女以‮魂销‬车之活动情形!

 他接着提及何建衡被宗义明灭口及自己方才与何建钧交谈之经过,说至此,他立即低头道:“请盟主恕罪!”

 “唉!本盟无能,居然不知如此多之惨事,请起!”

 “是!”“坐!”

 “是!

 “总管…”

 “在下不配!”

 “何必呢?你是至情至之人,本盟主除了敬佩之外,尚有两件事要说,首先,本盟主同意恢复何建钧任管事一职!”

 “谢谢!”

 “其次,本盟主年迈及身心疲,打算提前请你接任盟主!”

 “不妥!不妥!盟主任期末,加上九位护法皆德高望重,任何一人皆是最适当的人选!”

 和元大师庄容道:“施主该尚记得老衲于大相国寺所赠之言?”

 “不敢忘!在下迄今仍在谨遵!”

 “既然如此,请施主允盟主之谕吧!”

 “这…”史前道:“总管,你是史无前例的最佳人选!”

 其余七位掌门人亦纷纷鼓励香肠答应。

 香肠起身行礼道:“谢谢大家的鼓励,在下尚需杀千手神魔,故禀请盟主继续领导本盟至明年重。”

 石江山点头道:“好!你有何妙计?”

 “属下再以‮魂销‬车现身江湖,为了避免无谓的干扰,禀请盟准密令各分盟勿干涉‮魂销‬车,甚至协调官方匆介入此事!”

 “好!本座亲下手令!”

 “谢谢!不知盟主尚有何指示?”

 “这阵子辛苦你,好好歇息一阵子再行动吧!”

 “是!属下告退!”说着,他立即行礼退去。

 他的心事一了,便愉快行去。

 立见何建钧快步来,他那企盼的神色,使香肠立即上前握着他的双手道:“管事,恭喜!盟主已经同意你复职!”

 “谢谢!属下永远效忠你!”

 “不!你该效忠本盟!”

 “是的!属下永远效忠本盟!”

 “好好干!”

 “是!是!”香肠微微一笑,立即步入演武厅,立见那些伤者在旁指导“菜鸟”练剑,场面甚为热烈,他立即欣慰一笑!

 他便来回指导着,不久,他和众人一起用膳。

 膳后,他在院中向驼老及仁心书生谈到他会见盟主之经过,驼龙含笑道:“好小子!不得了!你明年便是盟主啦!”

 “希望恩师多指导及协助!”

 “安啦!经过这阵子的扫,你可以安稳的坐上武林盟主的宝座啦!”

 “不!我若担任盟主,我还要做很多事,尤其要加强各分盟之实力,以免黑道势力死灰复燃,大家又要如此累!”

 “对!这是根本之策!”

 “盟主吩咐我歇一阵子,我却想早些赴成都,我随时会走,我走之后,此地之事就偏劳二位恩师多费心!”

 “没问题!好好干!千手神魔气数将尽啦!”

 香肠道过谢,立即返回后院。

 小红及小叶欣然接他返厅之后,香肠含笑道:“何管事原已被免职,我方才协助他复职,他实在高兴的要命!”

 小红道:“他污了二百多万两,全部被没收啦!”

 “别再提过去之事,对了!我今晚可能会离开此地一阵子,因为,我要去收拾千手神魔,你们耐心等候吧!”

 “是!”“临别之际,我就留给你们一些美好的回忆吧!”

 “谢谢!”

 不久,三人已经正式宣战!

 这一战,二人皆热情如火!

 善有善报,她们悠悠睡着了!

 香肠沐浴之后,换上便服,带妥宗义明那些存单及银票,含笑行向后门,便愉快的出门而去。

 他默察一阵子,便疾掠向远处的林中。
上章 金戈不败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