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红粉陷阱 下章
第 七 章 东海仙姬宫销魂
 “丐帮帮主凌云虎乃是凌云龙之主胞弟,他最了解其兄因此,岂会支持他呢?若换了别人,他早就上门叫战了。”

 “哇!还有这段曲折内幕呢?哇!伤脑筋,看来后丐帮会怪我对付天下第一堡了?”

 “不见得,凌才主的忍耐有限,只要天下第一堡泻底,或者做得太过份,他会出面的。”

 “嗯!有理!”

 “我替你想了一个法子,‮定不说‬可以让凌云龙泻出一些蛛丝马迹,你不妨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哇!妙透了,贤,你令我爱煞矣!”

 好久,好久之后,中之方始风平静,不过,却传出匀称的鼻息声音,哇!很好,加班累了,该休息啦!“心如止水参禅,偏偏‮女美‬寻上门。

 火大之下抬大炮,轰得你呼爹喊娘。”

 夜如水,天下第一堡似只雄狮般踞伏在泰山半山,那隐隐透出之霸气令人油生敬畏之意。

 那八个比武招亲擂台仍然矗立在堡前,此时虽然人去台空,依稀可以听见白天拼斗之情景及喝采声音。

 倏见一道蓝影一溜烟般自林中飘到高大的堡墙角,黑暗之中,只见两道火炬股的眼光自黑色的头罩中出。

 来人正是魏荃,他是来执行慑敌作用的“摸啃工作”

 他凝神默察片刻,‮子身‬一弹,疾掠上一处岗哨附近。“哇,站岗睡觉。还在打鼾,很好,我喜欢。”魏荃双手十指一弹,立即制住那人的“黑甜”及点破“气海

 那位老兄就是这样迷糊糊的被破去一‮子身‬功力了。

 魏荃纵眼一瞧,只见堡中华宅连云,一时也算不清到底有几排房间,他立即一溜烟的沿着堡墙悄行着。

 天下第一堡为了加强‮全安‬防护,四周皆筑十余丈高,丈余宽的堡墙,而且每班派出一十四人在岗哨执行卫兵任务。

 由于天下第一堡仁我天下,堡中又高手如云,因此,站卫兵只是做做样子而已,所以,那些老包多在呼呼大睡。

 这下子,可方便了魏荃,他费了盏茶时间立即绕行一周,悄悄的将那二十四人的武功废掉及让他们睡得痛快了。

 他立即悄悄的打量着堡中之景物。

 房舍华丽,庭院幽雅,楼台水榭,花香阵阵,哇,有够享受。

 堡中一片黝暗,不,第三排房舍右侧边间居然还有烛光自布幔中透出,他在好奇之下,悄悄的跃落向墙角。

 他刚隐在窗外那簇玫瑰旁,倏从房中传出一声轻叹,接着“唰”一声,布幔立即被拉开,魏荃急忙缩身。

 哇,惨哉,玫瑰多刺,他的‮子身‬虽有衣衫包着,却隐隐生疼,急忙暗聚功力,催“坎离蛇“丹气替自己挡住。

 “嘶,唰。”轻响之后,纸窗已被打开,一张冷的面孔立即呈现在魏荃的眼中,他慌忙屏息静观。

 此人正是凌云龙三子一女中之唯一掌珠凌观音,由于老蚌生珠,加上她甚为聪巧,因此,颇得凌云龙之心。

 她默默的望了黝暗的天空片刻之后,倏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放下纱帘及自柜中取出一件睡袍。

 由于仲夏天热,她没有关上窗扉,仅放下纱帘,加上她认为夜巳深,旁人皆已睡,因此,她未熄火即去衫裙。

 那件水蓝色肚兜根本遮掩不住,那人的半体,立即今魏荃瞧得呼吸为之加速不少。

 偏偏她在镜前正面、侧面,自顾自盼好一阵子,仍无休息之意思,魏荃不敢于此时离去,只好勉费欣赏了。

 倏听凌观音冷哼一声,自言自语道:“魏荃,你是什么玩意儿?居然自动弃权,实在太藐视本姑娘了。”

 “哼,我会让你后悔的,我会让你跪趴在我的脚前哀求我瞧你一眼,哼,我不相信你会对我无动于衷。”

 “唰”一声,肚兜立即飞落在地上。

 那具雪白如脂的体立即整个的显出来了,尤其脐下那粒花生米大的朱砂红痣,更是触目颤心。

 魏荃‮子身‬一震,立即传出“唰”的一声轻响,他暗道:“夭寿,行踪啦。”立即疾向堡墙。

 事实上,凌观音正在自我陶醉,根本没有听见那声轻响,不过,他掠去之时所带起的声响却惊动了她。

 她匆匆套上睡袍探窗一瞧,正好看见魏荃自堡墙掠出堡外,她张口叫,却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这‮夜一‬,她失眠了。

 且说魏荃驰回山,立即发现天涯女正在调息,她睁眼嫣然一笑之后,立即又继续调息。

 魏荃仔细的打量着她的容貌,忖道:“哇,她的容貌怎么与凌观音有点相似,而且脐下也好似有一粒红痣哩!”

 他一见她正入定,立即耐着子亦开始调息。

 一个时辰之后,魏荃刚醒转,立即看见天涯女正在细嚼卤味,他接过一条鸡腿,问道:“汤妹,你的脐下是否有粒红痣?”

 天涯女娇颜倏红,轻轻的点点头。

 “哇,这么巧,你有没有姐妹呢?”

 “哥,你是不是遇见凌观音了?”

 “不是遇见,是不小心瞧见。”

 他立即将入堡之经过说了出来。

 “哥,凌观音之母与家母是双胞胎姐妹。”

 “啊!你们还是亲戚呀,令尊是…”

 “不跟你讲。”

 “哇,丑女婿迟早要见泰山,拜托啦!”

 “过些时再说吧。”

 “这,先透一些啦。”

 “不行,你这个鬼灵若知道一些,马上就会找到答案。”

 “哇,别吊胃口啦!拜托啦!”

 “好啦!家父姓竺。”

 “哇子放,多此一举,你姓竺,令尊当然也姓竺啦!”

 “格格,不能再说啦!练剑吧。”

 魏荃二人掠出外,立见天涯女一引剑诀,中规中矩的将“追风三十六式”之前三式便了出来。

 “哇,进步多多,比白天强多了。”

 “去你的,白天是因为昨夜陪你疯,行动比较不方便,现在正常多了,使起来当然随心所些了。”

 “哇,今夜‮是不要‬再疯一下?”

 “去你的,你休想,快说出底下那三式嘛!”

 “哇,真受不了,那有学这么快的,听仔细,瞧清楚啦!”说完,他立即捡起一截树枝边讲解边比划着。

 教官孜孜不倦,学生虚心向学,两人全心努力之下,当朝阳乍现之际,天涯女已经悟透那三式了。

 “哇,天才,实在天才,下山去用早膳吧。”

 “不,这第六式‘杨柳飘风’接下去必是一式杀招,快教人家嘛!”

 “好吧,碰上你这么用功的学生,我这个老师只好鞠躬尽瘁了,不过,你总该表示一点谢师之心意吧?”

 ”好嘛!全交给你啦!”

 说完,立即闭上双眼、嘟起樱

 魏荃亲了一下,觉得不过瘾,立即贪婪的着。

 好半晌之后,天涯呼呼的闪了开去,道:“够啦,再亲下去,人家又要悄不自的想要疯了。”

 “哇,正合孤意,来吧。”

 “讨厌,正经点嘛!”

 “是,第七式名叫‘雷厉风行’。”

 说完,边比划边解说着。

 “果然是招妙着。”

 她立即专心演练起来。

 魏荃指导她盏茶时间之后,含笑道:“汤妹,想不到你学得这么快,我干脆先放‘预告片’给你瞧瞧吧!”

 说完,果真的以分解动作表演起来。

 天涯女瞧得如痴如醉,频频叫好不已。

 魏荃使完最后一式之后,将树枝一抛,搂着她的纤道:“汤妹,入准备一下,咱们下山打打牙祭吧。”

 半个时辰之后,两人已经坐在太白酒楼上临街座头了,由于不少人来参加或参观天下第一堡比武招亲,因此,酒楼中一大早就有近八成客人。

 两人刚点完酒菜正在品茗之际,倏听一名酒客低声道:“柳兄,依小弟之见,钟添旺很可能夺得花魁哩!”

 “不错,他那双开碑手,配合少林‘伏虎掌法’,实在威力绝伦,加上他谦恭有理,委实是个最佳人选。”

 “不过,与赛的人实在太多,若照这种速度,起码要再等侯半个月才会分晓,我看咱们还是先回去吧。”

 “哈哈,是不是担心弟吃醋啦?”

 “不是啦!我是因为那些比武落败之人居然借隙滋事,担心事情会越闹越大,搞不好就要遭弹波及哩!”

 “那咱们看完上午这场比赛再走,好吗?”

 “好吧,我敬你,干杯。”

 “干杯。”

 魏荃的至此,朝天涯女微微一笑,默默的品茗。

 天涯女传音道:“你别笑,凌观音不会放过你的,尤其你昨晚偷看了她的‮子身‬,她今天必会出来找你的。”

 “哇,老神在在,不怕。”

 就在此时,小二已经送来酒菜,魏茎将洒资及赏银递给小二之后,两人立即愉快的默默享用着佳肴。

 酒客们交谈的内容皆是昨天比武的情形,以及预估那些人可能颖而出,酒楼中立即热闹纷纷。

 “哥,你会不会后悔?”

 “后悔什么?”

 “弃权呀。”

 “哇,有什么后悔的,她怎能与你比呢?”

 “去你的!少拍马,少哄人家啦!”

 ”哇!真的啦!她扳着脸,好似一位寡妇,你明媚大方,和你在一起如沐春风,好根本不够看嘛!”

 “格格!她是属于‘闷’型,若让她动了真情,谁也跑不了的!”

 “哇!少提她了,管她闷烧,还是火烧,干杯!”

 “格格!你越回避此事,我偏要提,哥,你只要征服她,就好似得到百万雄师,大有帮助哩!”

 “哇!不妥!绝对不妥!咦?那块大黑炭怎么来啦?”

 天涯女探头,果然看见那位身似铁塔,脸黑如墨的李抬儿从街道行来,她立即传音道:“看来他是在找你哩!”

 “找我?可能吗?”

 ”你忘了他是天下第一堡的人及昨晚之事吗?”

 魏荃立即眉头一皱。

 果然不错,李拾儿走入大厅之后,立即蹬着那对铜铃大眼好似探照灯般逐一打量着厅中的每个座位上的酒客。

 不久,他跃上柜台,朝楼上打量着。

 当他看见魏荃之时,顿了一顿,立即盯着他的双眼。

 魏荃心中暗骂,却毫不在乎的斟酒自饮着。

 李拾儿搔搔头,喃喃自语道:“不可能呀!”立即跃下柜台大步离去。

 厅中立即纷纷议论这位“黑金刚”

 “哥,你别看他怔,他险些发现你哩!”

 “哇,对付这种愣家伙,实在没辄。”

 “哥,若非你目前必须保持行动稳密,应该把他收在身边,以他那身武功及铜筋铁骨你甚有助益哩!”

 “好点子,过些时再说吧,出去走走吧。”

 天涯女轻轻颔首,这对假书生立即相偕离去。

 两人在城郊逛了一个多时辰,买些卤味及干食,立即行向山上。

 那知,他们二人尚未接近那间荒庙,恢见一位相貌清秀的蓝衫少年自一株树后闪出,二人立即止步。

 魏荃正觉那人有点眼之际。只见那人低声道:“在下姓甄,请问二位相公是否认识魏大侠?”

 “哇,原来是甄慧霜呀!”

 “魏荃立即颔首道:“霜霜,是你吗?”

 “啊,好人儿,你的易容功夫高明的嘛,这位是…”

 “好朋友,直言无妨。”

 “好人儿,你昨夜入堡了吧?”

 “不错,和二十四个卫兵开了个小玩笑。”

 “格格,小玩笑?使二十四名生龙活虎好汉,变成了废人,而且连下手之人是谁也不清楚,已被打入大牢了哩!”

 “哇,谁叫他们要打瞌睡。”

 “好人儿,你小心些,堡主已怀疑是你下的手,正找人找你哩!”

 “哇,他你们去跑断腿吧,我今夜还要去拜访哩。”

 “好人儿,我早知道你一定会有这个打算,喏,我替你准备了这张秘道图,你好好的研究一下吧。”

 说完,自袋中取出一张纸,低声解说着。

 “哇,霜霜,你待我真好,谢啦!”

 “格格,谁叫你对人家这么好呢?好人儿,凌云龙生平有一名劲敌,那人的身材与你差不多,你今夜就扮那人吓吓他。”

 “谁?”

 “玉面真君齐富益,你听过吗?”

 魏荃刚摇‮头摇‬,一见天涯女已经轻轻的点头,他立即回道:“可是,我不懂玉面真君齐富益的武功呀?”

 “别扭心,那人的武功很难,你只要记住那深沉的嘿笑声音,保证可以把他们吓得。”说完,立即“嘿嘿嘿”笑了三声。

 “哇刺耳的,我来学学看。”

 “嘿嘿嘿。”

 “再低沉些,贯注些真力。”

 “嘿嘿嘿。”

 “像,像极了,我在三年前曾听过他的笑声,太像了,对了,我偷偷的画了他的面孔,你好好的参考一下吧。”

 说完,又自怀中掏出一张宣纸。

 “哇,霜霜,我该怎么答谢你呢?”

 “格格,干嘛要如此客气呢?好人儿,你以后有空就到林中那块大石下瞧瞧,我会随时把堡中之事‮你诉告‬的。”

 “谢啦!”

 “好人儿,我该走了。”

 “霜霜,小心些。”

 甄慧霜‮子身‬一震,倏然投入他的怀中,亲了—下之后,方始离去。

 魏荃正在望着她的背影,已经听见天涯女低声道:“哥,你可真是福不浅,居然有人肯为你如此卖命哩!”

 “汤妹,你吃醋啦?”

 “格格,胡扯,我若吃醋,早就不理你啦!”

 “汤妹,你真好。”

 “少灌汤了,早点回去办正事吧。”

 黄昏时分,魏荃来到天下第一堡后方五、六里远处的荒坟场,他仔细的寻找一阵子终于找到“显考汪公钧佳城”墓碑前。

 他朝“汪”字左例那个“水”部各按一下之后,那个石碑倏地向右一移,立即现出一个黝暗的墓

 他凝神一瞧,立即发现一排石级向下延伸而去,他小心翼翼的将一块小石滚入石级,一见没有埋伏,方始入内。

 他刚走到石级尽头,倏听“轧”一声,那道石碑已经封闭住入口,他急忙又朝石级上方行去。

 “轧”一声,石碑又自动开启,他心中一宽,方始重回墓内,沿着那条可以容纳二人的通行的地道行去。

 地道甚高,毋需弯而行,不过,可能由于罕有人罕行,阵阵霉味直冲入鼻,得他只好翌息疾掠而去。

 地道曲折,很长,他疾掠半盏茶时间之后,方始抵达尽头,他心知外头就是假山,立即附地倾听。

 起初,有听没有到,不久,立即听见一阵低沉‮音声的‬道:“堡主有令,谁出事就提头来见,大伙儿小心些吧。”

 “是。”

 “从现在起一个时辰一次班,即使再怎么想困,也要咬牙硬撑点,那家伙今夜一定会再度来此的,一切小心为要。”

 “是。”

 “去吧。”

 一阵纷的步声之后,重归寂静。

 魏荃思忖片刻,转身朝右侧地道行去,忖道:“此地之出口是凌云龙夫妇的房间,我可要先去勘察一下哩。”

 他心知已经进入堡中地下,因此,小心翼翼的飘行着,直到尽头之处,方始附耳贴壁凝神倾听房中之动静。

 只听阵阵“哗啦”水声自右侧传来,他立即忖道:“哇,有人在洗澡,会是公的?还是母的呢?”

 倏听一声娇肋的呼唤道:“丁香,替我磨磨背。”

 “是,夫人。”

 ‘嗯,丁香,你这对子更丰了,最近乐了几次啦。”

 “三次,全是奉堡主之命令而为的。”

 “格格,其实偶尔吃些‘零食’也无伤大雅,修习功的人就是要从‮女男‬好合之中济呀。”

 “多谢夫人的指点,夫人,您这身肌肤,小婢亦自叹不如哩。”

 “格格,小丫头,嘴儿越来越甜了,‮劲使‬些。”

 “是。”

 “丁香,你的那些姐妹们对于堡主将瑶儿打入地牢,至今尚未释放,有没有人表示过不的意思呢?”

 “没有,瑶师姐犯了那么大的错,能够活命,已是天恩了。”

 “嗯,很好,大家都很懂事,不枉堡主及我的苦心,够啦,下去休息吧。”

 “是。”

 魏荃听至此,心中一阵暗骂,立即退去。

 这条地道除了可以通往假山及凌云龙夫妇房间之外,尚可通往书房,魏荃‮意愿不‬瞧见那种妖冶模样,便走向书房。

 那知,他刚贴近石壁,立即听见一阵清朗‮音声的‬道:“爸,依你看魏荃那小子会不会离开此地了?”

 立听一阵低沉震耳‮音声的‬道:“不会,他不会只是单纯的炫绝技而已,何况,昨夜之事很可能是他干的?”

 另外一般清朗‮音声的‬接道:“不错,由堡墙现场及那二十四人未见挣扎即爱制的情形看来,很可能是他下的手。”

 “不错,那二十四人皆被指风制住及破去功力,即使爹本身也没的把握能做得如此漂亮,你们今夜可要小心些。”

 “爹,您放心,孩儿三人待会即会分头埋伏,那魏荃今夜若敢来此,保证叫他有来无回。”

 “若再出事,对本堡的声誉影响甚大哩,所以你们千万不可大意!”

 “是。”

 “各自行动吧,记住,格杀勿论。”

 “是。”

 一阵轻细的步声之后,书房中重归寂静,魏荃忖道:“哇,凌家父子的武功皆不赖哩,我可要小心些哩!”

 他立即退回三十余丈外,盘坐调息着。

 半个时辰之后,他悄悄的走回书房外,在右侧下方轻轻的一拍,立即一阵“轧…”轻响,眼前迅即出一道门户。

 他一入书房,又在右侧的下方一踢,整座书柜立即遮住通道,他暗自一赞,悄俏的打量着宽敞的书房。

 房中书掎俱全,不是书柜就是字画古董,倍增书香气氛,魏荃暗骂一声:“假圣人”立即掠到窗旁。

 此时,已近戌时,四周一片黝暗,不过,他仍然发现的发现堡墙内的人在来巡逻,院中花树有人隐伏着。

 “哇,所幸有甄慧霜帮忙,否则,就要与这些人斗个没完没厂啦!我该怎么对付院中这些人呢?”

 他思忖片刻之后,目现煞光的默祷道:“爹娘,你们死于风云帮爪牙之手,孩儿现在先替你们讨回一些利息啦!”

 他悄悄的打开房门,一见走道中杳无他人,他飘掠到客厅,躲在大门的后面朝隐在右侧柱后之大汉弹出两指。

 那人轻轻一震,默默的靠在柱后了。

 魏荃上前点破他的“气海”之后,如法泡制的先后毁了六人,他正在暗喜之际,倏听一阵尖厉的破空声音袭近身旁。

 他心知已经败行迹,‮子身‬一闪,避开那把暗器,立即自身旁人汉手中取来一把铜剑。

 一阵长啸之后,六道人影已经疾扑而来。

 堡墙上面立即传出竹哨声音及亮起“孔明灯”

 魏荃存心立威,‮子身‬一弹“屠龙一式”接连挥出,当“孔明灯”照到他的附近之时,地上立即多了六具尸体。

 房中之人正准备外出拦敌,一见魏荃冲进来,正出兵刃攻击之际,一道道寒虹已经袭至。

 面那三人首当其冲,立即惨叫倒地,其余之人吓得正在纷纷后退之际,寒虹已经不留情的卷来了。

 “啊…”惨叫声中,残肢断壁四抛。

 “碰…”声中,鲜血四处溅

 倏听一阵怒吼:“住手。”一名相貌俊逸的三旬青年和六名中年人已经仗剑疾冲进现场。

 魏荃暗道一声:“头笔利息要入帐了。”立即弹身扑向那名青年“屠龙一式”挟着锐啸疾扫而去。

 来人正是凌云龙之三子凌观勇,他一见对方剑式霸道迅捷、疾拍出一掌,然后打算身向后退去。

 他会拍掌,魏荃也会呀,何况,他早就算准对方会来这套,因此,贮蓄在左掌中的真力立即暴涌而去。

 “轰。”一声,凌观勇惨叫半声,立即肢了血溅的被震飞出去,连带的也邀请一位中年人结伴而行。

 “砰砰。”两声,地上多了两团尸。

 面对此种骇人的功夫,附近之人纷纷闪躲,自远处赶来之人立即不约而同的“紧急刹车”互相观望着。

 魏荃将真力一贯“嘿嘿嘿!”一笑,‮子身‬一扑,右臂狂扫,左掌狂劈,逢人即杀,现场立即惨叫震天。

 不到盏茶时间,地上已躺了六十余具尸体,魏荃那“嘿嘿嘿!”笑声音似厉鬼拘魂般,令人同之生骇。

 倏听一声苍劲喝声:“住手。”

 魏荃一见左前方三十余丈外有僧道尼联袂驰来,他不愿再惹事端,立即“嘿嘿嘿!”一笑,朝左侧驰去。

 他一驰近堡墙下,‮子身‬一弹,疾而起。

 倏见花树丛中纷纷出仟式各样的暗器,连堡墙上面也扫来数股劲气,他倏朝堡墙疾拍出一掌。

 “轰。”一声,堡墙立即破了一个大,他却趁着反弹之劲,避开学劲及暗器,掠上那株槐树。

 “那里逃。”

 暗器及“孔明灯”立即再度追至,魏荃在枝上一弹“流星曳空”疾向二十余丈外的堡墙。

 哇,距离这么远,又在突发情况下,居然能够跃至堡墙,这份轻功及胆识立即摄住观场诸人。

 堡墙上那些人神色大变,慌忙后退。

 倏听凌云龙宏声喝道:“玉面真君,你既敢入堡伤人为何不敢面对老夫及各派掌门人呢?”

 魏荃“嘿嘿嘿”一笑,‮子身‬一闪,如虎入羊群般挥动钢剑以“屠龙一式”送堡墙上的那些大汉们回老家去报到。

 凌云龙怒吼一声,疾而上。

 倏听一阵“堡主小心!”“爹小心!”三十余道人影已经疾扑而上。

 魏荃“嘿嘿嘿”一笑,‮子身‬一纵,疾向堡外,在厉吼声及暗器“送”之下,他悠哉悠哉的消失于远处了。

 天涯女听完魏荃的“简报”获悉他的丰硕成果之后,欣喜万分的自动献上一个长达半盏茶时间的香吻。

 两人呼呼的分开之后,并身躺在内休息着。

 片刻之后,倏见天涯女唤道:“哥。”倏然自动着衣衫,魏荃欣喜的“加农炮”倏地“架”起来了。

 一阵悉索声音之后,内倏地一亮。

 两具雪白的‮子身‬似蛇盘蜷曲着,‮动扭‬着。

 两人情的互相‮抚爱‬着,亲吻着。

 魏荃面对这么热情大方、丽、妩媚的太座,终于按捺不住的翻身上马,一式“指点津”滑入桃源了。

 倏觉“炮”一紧,他一时动弹不了啦,他刚一怔之际,立见她妩媚的道:“哥,想不想学‘黄帝御女术’呢?”

 “黄帝不是正经的,怎么也会这玩意儿呢?”

 天涯女卸去功力轻轻的‮动扭‬道:“饮食‮女男‬,食也,黄帝当年就是因修习‘素女经’,不但御女自如,后亦得道哩!”

 “哇,还有这么一段历史呀!”

 “讨厌,人家跟你说正经的密!要不要学嘛!”

 “要,当然要啦!”

 “格格,那就听仔细啦!”

 说至此,立即凑近他的耳边低语片刻。

 魏荃思索片刻之后,道:“哇,这也是一种调息方法嘛!真是说穿了,不值得一文钱。”

 “格格,御女之术本来就是讲究相济,水火互溶,以你的湛玄功,当然是不值一文啦!试试看吧。”

 魏荃微微一笑,真力一开动“加农炮”倏地似被灌足气般立即膨,而且通体滚烫,接着炮口一张就要“吃东西。”

 天涯女神色一变,急忙摇‮头摇‬及提气固元。

 魏荃微微一笑,紧急撤军。

 “喔,惊死人,哥,你使用几成功力?”

 “七八成。”

 “讨厌,你故意在整人家嘛。”

 “哈哈,我怕不是你的对手嘛!”

 “去你的,只准你使用三成功力,我缩之时,你吐气,我放之时,你纳气,如果再搞鬼。

 小心我会把你休了。”

 “是,遵命。”

 嘻笑既收,他果然依决调息以待。

 天涯女妩媚的一笑,樱微张,媚目半眯。

 魏荃会意的亲上樱,他刚一下,倏觉“炮口”亦被一下,他暗道一声:“哇,哈买,有够赞。”

 真力徐转,炮口亦轻轻的一张一合。

 天涯边女满意的以鼻音轻嗯一声,桃源中立即忽缩忽张。

 魏荃轻旋缓顶,炮管忽张忽缩,忽忽顶不已。

 这是一场没有炮声的战争,起初还有些不自然,可是,经过半个时辰历练过各种状况之后,简直完美无暇。

 两人相视一笑,倏听她妩媚的笑道:“妙吗?”

 “去你的,难听死了,这样子最妙啦,不会地动山摇,锣鼓喧天,既不会吵了别人,又可以享受至乐,对不对?”

 “对,贤,谢啦!”

 “去你的,尚未拜堂,叫什么贤嘛!麻死了。”

 魏荃倏将功力提,猛地一,天涯女“啊”了一声,全身一阵剧颤,元一阵晃动,摇摇

 魏荃倏地收功,嘻皮笑脸的道:“这就是麻吗?”

 天涯女逃过一劫,立即在他的上拧了一下,道:“坏死了。”

 “哈哈,好喔。”

 天涯女白了他一眼,又重重的拧了一下。

 “哇,这下子可真疼哩,好汤妹,接下来怎么玩?”

 “不玩啦!谁叫你要搞鬼。”

 说完,作势推。

 魏荃赖皮的搂着她,真力一提,轻轻的一着,天涯女啐声:“讨厌!”只好合他起来了。

 你来我往,你依我依。

 直到朝阳破晓之后,两人方始起身着衣,只听天涯女脆声道:“哥,你有没有觉得精神更好呢?”

 “有呀!我正在奇怪哩!”

 “格格,这正是‘和合功’之异效啦,若能每修练一个时辰,其功效远胜过调息一整天哩!”

 “哇,既可以玩又可以增进功力,简直是一举两得嘛。”

 “不错,尤其咱们二人皆已冲破生死玄关,只要持之以恒的修炼半个甲子,很可能变成陆神仙哩!”

 ”真的呀?太啦。”

 “唉,可惜,你的情劫重多,命中注定多房室,达到那个境界,可能尚要拖延一阵时期哩!”

 “哇,黑白讲,我的心中只有你啦!”

 “格格,事实胜于雄辩,拭目以待吧。”

 “哇,我就睁眼以礁吧,练剑吧。”

 那知,二人刚走到口,立即发现远处正有六名大汉仗剑搜寻着,魏荃立即传音道:“哇,县天下第一堡的人。”

 “格格,瞧他们的紧张骇怕模样,好似很怕找到你哩!”

 “哈哈,我昨夜这一闹,可真把他们吓破胆了。”

 “格格,玉面真君那个老魔头若知道你替他打响了‘知名度’,‮道知不‬这会高兴还是生气哩!”

 “哇,他应该高兴,否则,他会很麻烦。”

 “格格,别瞧不起这个老魔头,他今年已近六旬,看上去却只有二三十岁,可见他的内功实在非同小可。”

 “哇,越难斗,斗起来越有意思,他们过来了,要不要宰他们?”

 “看来他们一定会找入来,先看他们能否通过阵式再说吧。”说完,牵着他悄悄的退到丈余深处。

 片刻之后,两名大汉立即在口附近失心疯般的打转起来了,其余四人神色大变,立即退出十余丈静观着。

 “哇,看来此地已经待不下去了,你想不想试试那七式剑招?”

 “不,杀焉用牛刀,瞧我的。”

 只见她将面具—戴,‮子身‬一弹,疾掠过阵中那两人之身侧,立即到那人的附近,两股掌功已罩向其中两人。

 那两人吓得急忙身暴退,另外两人怒喝一声,仗剑疾攻而至。

 天涯女,足踩七星,‮子身‬一闪“天女散花”一挥“砰”一声,一名大汉立即脑袋开花气绝倒地。

 其余三人齐声怒吼,进扑便击。

 天涯女一式“龙跃千渊”向上一,先行避开攻击,纤掌再扬“碧海无边”幻化出百余个掌影,朝那三人卷去。

 三声惨叫之后,地上又多了三具尸体。

 魏荃哈哈一笑,双手分别捏着阵中那两人的颈项,边走边叫道:“哇,高明,真是干净俐落。”

 那两人一见那四具尸体,不由神色若土。

 “格格,这两个废物该怎么办?”

 “你说呢?”

 “饶命…姑娘饶命…”

 “哇,‮为以你‬姑娘心软吗?去你的?”

 右手一抖,已将那人掷‮去出了‬。

 天涯女纤掌一扬“波”一声,那个脑瓜子又开花了。

 场中立即传出一阵臭味道。

 魏荃侧头一瞧,立即发现另外那人的管已,他喊声“没路用的家伙。”左掌倏地一旋。

 “卡卡”两声,那个脑瓜子已被扭断了。

 “格格,进去收拾行李转移阵地吧。”

 风飘雨拂,在天目山的深峰中有一栋红楼,在绿树叶间出楼角的龙爪花正绽开瓣享受雨珠的滋润。

 倏听楼中传来一阵犷豪的飞扬狂歌道:“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人生得意须尽,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歌声如龙虎啸,那风雨似乎被这越的歌声得不歇。

 倏听一缕悠扬的笛声自楼上传出,那越的歌似雪花遇上炎般迅即消失的无声无息了。

 倏听一阵娇脆却又冷冰冰‮音声的‬道:“竺疯子,你又在作白梦啦!”

 …“哼,怒海缚龙?什么玩意儿,还不是一条可怜虫而已?”

 倏听一声震天暴吼:“住口…”接着是一阵厉笑。

 那笑声充着愤怒,可是不久之后,倏地转为凄凉、无奈,到后来居然是哭嚎,椎心泣血般的哭嚎。

 这一哭,一发不可收拾,简直哭个没完没了。

 站在红墙外面一株大树下面的魏荃立即低声向身边的,天涯女问道:“哇,汤妹,咱们打老远的赶来此地,就是为了听这疯子发神经呀?”

 天涯女出奇的正道:“不是,走,我把竺疯子之故事‮你诉告‬吧。”说完,‮子身‬一弹,疾向林内深处。

 半晌之后,两人已经进入一个深中,中甚为干净,而且有石及炊具,魏荃正在一怔之际,她已示意他坐下。

 他刚坐在她的身边,立听她长叹一声,不由怔道:“哇,好端端的叹什么气呢?”

 “哥,别打岔,听我说一段故事吧。”

 一年一度中秋佳节又来临了。

 晨曦在娄家港岸旁二艘三桅大船上,白帆耀目,闪闪生辉,岸旁草坪,却拥挤了近百名人群,每人步健,神完气足,一望即知全是武林人物。

 但听得锣声响动,一名紫衫少女高站船头,待得锣声一响,高声道:“诸位寻芳客听着,人虽多,船也大,尽管容得下,众位不是去吊丧的,‮是不也‬三尺幼童,不必争先恐后,须规矩点,一一上船。”

 娇声脆音,但语气甚是刁钻刻薄。

 待得二船载武林豪客后,锣声一响,扬帆鼓,这批豪客,各怀异志,浩浩苗,赶赴东海千姬宫。

 碧海青天,船行甚速,两个时辰后,远处一岛在望,又过得片旋,船已达岸,众人齐都精神一震。

 但见宫殿林列,绕山而健,绿瓦红墙,气态万千,二十名风姿冶的薄衫少女笑语而

 众人正待下去,紫衫女子娇声道:“咱们家众位姊妹是路柳墙花,寻芳客们,可得怜香惜玉啊…”说完,已先行掠上岸。

 众人立即依序上岸。”

 突听诸女齐声道:“宫主到…”

 深宫之中,袅袅走出一人,环佩叮咚,罗裙曳地,人末到,一缕醉人的香味已先行飘至,众人全然一寂,”

 但见那宫主秋阵一盼一转,仪态冶,风情万种,‮是其尤‬她双特别澄亮,生似有磁力般人眼神。

 只见她轻启红,低低道:“众位泛舟远来,含月不克亲至岸边恭,得罪之处:尚请海函。”

 语声娇滴,入耳动听,众人但感心中一,只觉她言语之中,自有一股魅力,叫人无法抗拒。

 群众中,有几个急鬼,一见含月眼波动,破轻语,早已忘形,口中连道:“没关系,没关系,岸上已有二十名‮女美‬相了。”

 含月一听,又是浅浅一笑,颊上显出两个梨涡,娇态人,群豪中不知是谁,竟“咕”

 一声,下了一口口水。

 含月柳眉一挑,轻声道:“今群豪毕集,寒宫焕然生辉,深感无上荣幸,现下就宣布,今之比法如何?”

 群豪中早有人喝道:“好极,好极。”

 含月伸出素手,掠掠掠鬓边青丝,方道:“以岸为起点,每人一小舟,至十里外的小岛上再回转,谁先到达,谁即可获屠龙匕,且由本宫十二金钗服侍。

 “第二名至第十名,则山本宫上中之品的‮女美‬相伴,虽较十二金钗差上一品,但你们在中土亦是罕见,其余十名以下,木宫之女任君挑选,众位以为如何?”

 众人又是呼喝道:“好极,好极。”

 紫衫女子啐了一口笑道:“天下最最臭的是男人了。”

 猛然一声朗喝道:“天下最最臭的是女子,活像吸引苍蝇的臭,嘿嘿,老子不稀罕,老子要的是屠龙匕,含月‮道知你‬吗?天下尚有我这条不为你那身皮包污血秽骨臭壳子所的铁汉。”

 含月双眼倏然闪过一丝慑人的杀气——东升旭丽万方,在东海仙姬千片琉璃瓦上,泛出数万道绮丽中带着神秘的辉光。

 姬含月婀娜的站在宫前玉石阶上,阶旁紫古鼎袅袅升起一股淡淡青姻,香气馥烈,朦胧离中,更含蕴着若即及若离,虚无苍茫之概,远远看来,若烟笼芍药,使神秘的气氛中,更透出一层人的惑力。

 她看了身而出的昂藏大汉一眼,鲜娇红的嘴浮起一丝浅浅微笑,形成了一道美丽的曲线。

 她这一轻轻一笑中,有着一股令人动心阻,难以抗拒的魅力,宫前一众豪雄,看得不觉痴了。

 陆藻身形一颤,手中潇洒而摇的六香扇不停了下来,用传音入密之术对身旁之人道:“竺君当心,含姑娘这盈盈浅笑中,蕴藏着无比凶狠的杀机。”

 那人姓竺,名叫天奇,他对于含月狐媚的一蹙一笑毫不动心,心中想起佛祖所说的一句话,女人不过是一堆皮包着污血的革囊罢了。

 他溜眼一看四下群众,但见个个牙关紧咬,眼瞳血丝扩张,喉结上下滑动,生像遇到美味而食指大动,又如身临战阵,血脉贲张。

 他们全已脸色赤红,口中发出低沉而模糊‮音声的‬,仙姬宫前,但闻得一片骇人的“荷荷”

 之声。

 阔步而前,朗朗发语斥责含月,正是号称“剑中之圣”的关东猛汉朱天容。

 竺天奇不喟叹一声,心中至此方觉美之犀利,而对朱天容的刚猛豪气,心不中大为赞佩,心忖道:“这才是一条铁铮铮的英雄好汉。”

 含月秋眸一转,莺声道:“看来你这大汉倒傻得紧,放着温香娇‮女美‬不要,却只想那屠龙匕?”

 朱天容浓眉飞展,暴声喝道:“红颜即是祸水,伤身丧命,何须之有。”

 含月盯着朱天容,嘴角一挑道:“你嘴上说得铁硬,等下见了‘蜃中楼’‘蜂房坞’中旎风光,可莫要后悔?”

 朱天容仰天一笑道:“有什么好后悔的,当今天下,要真能够看破这一关的,方算是真英雄,否则,啐,只配当狗熊。”

 含月娇声道:“好一条鲁直不解风情的真英雄…”

 她笑语未完,群豪中有人猛然打断含月的娇声,高声呼喝道:“你是什么东西,竟敢撞仙姬宫主,好大的狗胆,敢情活得不耐烦了,许老二,咱们哥俩上去将这鸟厮匝下。”

 朱天容反腕出长剑,猛然喝道:“那一位要上尽管上,老朱手上三尺长剑好久没发市了。”

 长剑在丽下,闪起夺目光芒,那紫青古鼎中升起的烟雾,亦被剑芒冲淡少许。

 竺天奇望去,但见二条青衫瘦长汉子分开众人,昂然直走到朱天容身前。

 朱天容久居关外,并不识得这二人,但见右首的青衫人,脸色淡青,双眉目,左边的青衫人,脸色腊黄鼻瘦而钩。

 二人同样—般瘦长身材,此时双目上翻,一派狂妄之态。

 朱天容一手上长剑,宏声道:“朱天容剑下向不斩无名之卒,二位高姓大名,报上来听听。”

 脸上淡肯那人道:“咱们报上名来,只怕当场要震倒你…”朱天容脸上一变,宫前群雄心头亦是一紧,却无人识得二位怪客的来历。

 脸色腊黄的那人哼了一声道:“我是许老大许风,这位是沙老二沙停云,嘿嘿,听了咱们名头,只怕你要抱头鼠窜了。”

 陆藻一听这二名怪客报上姓氏,惊道:“这二名老怪物,相传不是早已死了,怎的忽然又在东海仙姬宫前面复出?二人同时嗜如命,这回只怕要真的死在仙姬宫蜂房水涡内了啦。”

 沙停云横了许风一眼,亦哼道:“咱们‘罗浮二大山’许老二名头没听过的话,我沙老大抄停云的名头总听过吧。”

 紫衫女子微笑道:“你们二人到底谁是老大了谁是老二?”

 许风与沙停云二人同时怪眼一翻,喝道:“当然我是老大。”
上章 红粉陷阱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