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寡妇母女 下章
第1章 坐在庥头
  “哇!多体啊!”我望着电脑画面里的体寡妇,不由自主地便发出了惊叹声。没错,小寡妇她那身白腻的肌肤是相当人,任何人看了,都会被吸引住。

 我用‮孔针‬摄影机偷看着李悦容,心中被此美体惑,不停悸动,最近连晚上作梦都会梦到。

 炎热的夏天,最感的是那些女人们,尤其是正值年华,青春四的二十多岁的‮妇少‬们,换上夏装,一条短出那支雪白细的‮腿大‬来,不知勾去了多少男人的灵魂。

 李悦容,是位十九岁的‮妇少‬,浑身散发出一股惑,她全身肌肤白,修长的身材、细细的肢、浑圆的股,着一对大,可以说女人的美她全有了。

 美中不足的是,刚结婚不到一年,上个月就死了丈夫,不过近来,她娇美的脸蛋儿又整天笑的,说话出一对酒涡,男人见了都爲她着

 在一个周末的下午,这天母亲不在,李悦容新买了一件背装,一条短短的窄裙,穿在身上之后,她对着镜子自己看了又看,觉得十分满意。

 又把头发紮了一个马尾型,显得轻快活泼。李悦容在镜子前来回走了几步,觉得这件黄的上衣,十分好看。

 因爲衣服质料薄,前的罩是黑色,有点不配合李悦容又把上衣下来,想要重新换一件罩,当她把下来时,那一对人的大在外面,自己看了也觉心醉。

 李悦容暗想,从前每次和丈夫在一起,他们接吻时,丈夫总是喜欢用手在这一对房隔着衣服和一阵,如果不穿‮衣内‬,这一对房让“他”‮摸抚‬,一定会更舒服。

 有了这个奇想,李悦容就把罩丢在一边,部,走了两步,对着镜子一看两个子上下晃动,特别有动感。李悦容微微一笑,出一股骄傲之

 她对于自己的美感到很满意,穿上了这件黄背装,里面也不戴罩,又穿上‮裙短‬,里面三角也不穿,套上了一双低跟凉鞋,她又对着镜子再看了看,得意的一笑,心跳加速中,觉得全身都有一种奇异的感觉…

 准备好了之后,她却走出了家门,拿出钥匙打开了隔壁公寓的大门…一个月前,天气走进炎热的夏天。某个午后,李悦容及我二人一同送她丈夫到台北车站,她丈夫被派到左营受训。

 虽然她丈夫和李悦容还在月期,但是部队的命令是早就安排好的,婚假只能等以后再补了,我当时是李悦容丈夫的副队长,爪人部门二把手,从在离岛任职之后,我对异産生了相当大的兴趣。

 尤其是看到成的女人,更是感,之前就常听人说李悦容如何的风,这次终于亲眼见到本人,果然觉得名不虚传,整个人走路都带着一种感!

 第一次见面就喊我大哥,声音媚得能拧出水。看着男人的眼神好像在引男人一样,我帮她拿东西时,还被她有意无意地摸了一下股,得我当场火起,真想按倒她就干。

 我在这次看到李悦容后,对李悦容便心存幻想。最奇妙的就是,她丈夫居然在第一个礼拜就被人带去酒店,还死在嫖上!舰队部第一件事就是把事情盖住,反正海军年年都死人,大家也不奇怪。

 之后帮老板开完军纪检讨会、参加完很不光彩的丧礼、无数次的家庭访问、作假资料,处理完狗倒灶的事情。

 奇妙的是,没有人被处分…神奇的海军!成为寡妇的李悦容,她的联络方式、住的地方,我因为职务之便,可以光明正大地问她,甚至常常打电话以安慰的名义对她偷偷‮情调‬,她的行踪我了如指掌。

 处理完丈夫头七后,她搬回了娘家住,我是第一个知道,然后我立刻就到李悦容家公寓的隔壁租了套房,对她则是宣称,以前和她丈夫是过命的情,一定要就近照顾她一阵子──但这事我没让部队的人知道。

 因为我相信──朋友,偷偷骑,友很高兴,没人会生气。在段这期间,我也做了一些事前准备,她家的钥匙、偷拍的‮孔针‬一应俱全。

 同时,我也见到她的母亲,同样是寡妇的林云雅,她是已近四十的人,可是一点都看不出来,部肥美感,房沉甸甸的、面容标致,像是一位三十多的女,初见面我还以为是李悦容的姐姐。

 尤其那对美,时常勾的我火起…和李悦容以及她母亲打了一阵子交道之后,我故意让她觉得我都饮食不正常,果然如我所料的,她开始请我到她家一起吃饭,还认我当干哥,看来她也不是什么贞洁的女子。

 登堂入室之后,每次我到她家里去,总是故意穿着贴身的弹力短,在她们母女俩面前尽情起,‮逗挑‬着她们,是我的乐趣。升级成“干妈”的林云雅,每次发现时,总是微皱着眉头,好像避嫌一般的躲开。

 这却是方便了我和小寡妇的独处!李悦容的手里有着我家的钥匙,是我之前给她的,因为我故意让她看到家里很,她果然主动要帮我整理。

 之后我就藉各种机会,故意在她面前体…或是出大。从我有意的让她知道,我习惯睡,让她别直接进我房间,因为我睡得很死之后,她果然就不安分起来…

 有时她来的整理时候,我常常假装午睡中,开始的时候她会藉故要叫醒我,试探了几次之后,发现真的叫不醒之后,她就放肆了起来!一开始还只是坐在边,用手在手臂和口结实的肌处‮摸抚‬,慢慢地就开始摸‮腿大‬和‮腹小‬。

 有次我看着她的体打完手后,故意在浴巾上,然后伪装成梦遗的样子──这天,她果然忍不住‮摸抚‬了我的茎!事后看偷拍的画面,李悦容甚至了我的!当天的晚餐,她好像无意的跟我聊起梦遗的话题。

 我也很配合的,假装不小心告诉她,我常常会这样。两天之后,她就一边在我上自,一边主动的把我的茎含到嘴里…让我梦遗了,久了以后,每次她看到我时总是面上红,因为她眼前的不是干哥哥。

 而是一个每天在睡梦中,让她边自边口的男人。这天,又到了吃饭时间。我看完李悦容穿上‮衣内‬又掉的一幕,就知道连来我对她的‮逗挑‬勾搭有成。

 此时她要来了,我连忙掉衣,光溜溜的躺在上装睡,只在起的茎高举的下半身处盖上一条薄浴巾。听见开门声响,我连忙闭眼装睡。

 “大哥,可以吃饭了,”李悦容娇声细语的在我门口叫着。我没有应声。李悦容发出轻轻的一声笑,开门走了进来。她第一个动作就是按下头的闹钟,因为没有闹钟响,我是很难叫醒的。

 接着她一股坐到我的上,一伸手就握住起的茎,小手不断动,另一只手则抓着我的手掌,往她的‮体下‬‮擦摩‬。

 我脸上微微皱眉,嘴里发出呻。看到我的表情,李悦容愉快的轻笑,然后俯身到我的耳边,着我的耳朵,呼气如

 “大哥难过表情真好看…这样舒服吗?”“大哥,妹妹又来吃你的了…”等到我之后,李悦容才打开我的闹钟,坐在我的头,直到闹钟响起。

 “…悦容,你来了阿。”“我才来了一下,大哥你睡好。”“嘿嘿…不好意思,我好像又…那你先出去一下,我穿个衣服。”我熟练的装作发现自己又“梦遗”了。

 李悦容媚笑着走出房门,等我穿上短和弹力背心才一起到她家去吃饭。“嗯!伯母不回来吃吗?”我到她家餐桌边等边问。“她今天去亲戚家了,要晚点才回来。”李悦容边端着饭菜边说。

 我感觉今天有戏!机会到了!李悦容在端饭菜走到餐桌时,前两粒大房跟着走路时一颤一颤的。 m.BAnIaNxs.Com
上章 寡妇母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