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寡妇母女 下章
第11章 仍然呜噎着
  然后看着大哥把那‮大硕‬的“铁球”入了她的嘴里!扶着的大哥深了一口气,然后开始上下起伏‮子身‬。天啊!他竟然把那东西在母亲嘴里一进一出,像一样着李悦容那文静美丽母亲的小嘴!

 李悦容全身的血好像一下全涌上头顶。这画面带来的强烈刺使李悦容几乎要高。母亲躺在那里,仍然脸蛋红,她紧闭着的眼睛也一直没有挣开。李悦容怀疑她让大哥把那‮大巨‬的东西深深进她嘴里,她怎会不作恶!

 也怀疑她那小嘴怎么能含得下那么大的东西!连她都办不到!果然,李悦容发现那真的不能全进母亲的嘴里,它往下最深入时也只入有三分之二的样子,就是那样也把母亲的小嘴全了,母亲的脸颊向外鼓起来,大量混浊的口水,从和嘴间的溅出来。

 大哥的动作越来越烈,他把母亲的嘴当小了好一阵子!才夹着股,一颤一颤的在母亲嘴里。

 完后,大哥就这样坐在母亲肥美的房上,居高临下看着母亲把嘴里的口水和用舌头充分混合,在全部下去。

 完后母亲勉强的弯起脖子,伸出舌头着大哥的。大哥只是坐着,手随意地放在‮腿大‬上,没有让母亲轻松的点意思,只是伸手把按下,放进母亲的嘴里。

 等母亲帮大哥干净后,李悦容看见大哥把巴从母亲嘴里出来以后,他拽过母亲的‮子身‬,扯着她两条腿把它们到母亲的口上,把母亲的的悬空。

 然后他的大巴再次进入母亲还在颤抖收缩的。李悦容没看到大哥那玩意是如何进入母亲里面的,刚才他母亲的嘴时,李悦容看得很清楚,但现在这样一下换了侧面,李悦容只能看到大哥的股和母亲架在他前上的浑圆的小腿与穿着网袜的白小脚。

 李悦容心急火燎,猛然想到自己房间好像和这个房间的墙上有一个小,虽然有些高但李悦容也只能去试试了,李悦容悄悄跑过去,果然没错,李悦容急急地拿过一个凳子就踩了上去。

 那边正在继续,李悦容的眼睛位置稍有一些高,但角度还可以,大哥正用双手扳着母亲的两腿狠干,李悦容这里看唯一不好的就是听到的声音太小,但仍能听到母亲一声接一声的呀呀呻唤。

 这个位置,李悦容清楚地看到大哥的大巴在母亲里一进一出,出来只留头在内,进的时候却是几乎齐入!

 母亲的身材娇小,李悦容怀疑那么大一怎能捅到母亲的小里,但显然,母亲下面的这个比她的嘴要大得多,因爲刚才她嘴时巴只进去了一半,现在则几乎全都进去了。

 母亲躺在那里双眼紧闭,脸颊如火般红,表情似乎很痛苦,皱着眉。但大哥却开始把母亲的脚扛到肩膀上猛干,的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猛烈!

 母亲双手无意识地抓单,嗯呀地连声的轻叫。“干妈!干儿子用干死你!”李悦容听见大哥喊。

 李悦容奇怪他这样骂母亲而母亲好像也没什么反应,一样闭着眼继续呻着被干。母亲被架在大哥肩膀上的两腿似乎变得僵直,向上擡着。过了一会大哥边边‮摸抚‬母亲脚上的网袜,这种网袜毫无掩饰‮体身‬的功能,反而更加强调女人体的感,完全出里面皮肤柔的秀美小脚。

 李悦容看大哥边干着母亲,还边母亲的小腿,他甚至用嘴允母亲的小腿肚。母亲的,微微的悬空,像弹簧一样被大哥用股猛撞。

 直到大哥把母亲得无力呻,他才放下了母亲的脚,然后他拔出巴,李悦容看着他把母亲翻身,让母亲伏在上向后面擡高股,大哥抱着母亲雪白感的大股,一下下的从后面干她。

 母亲双手半支着,抬着股被得双眼紧闭,头发蓬,只是叫个不停。她雪白的两个子悬垂在下,随着‮子身‬被晃而晃着。

 “干妈,你这‮狗母‬!我干死你!”大哥边边叫。李悦容看得血脉膨张,手不停地摸自己的‮体下‬,想不到平时矜持文静的母亲会有现在的样子,平身穿套装,充气质的文书母亲。

 原来也有一样的长着浓,被男人时也一样的呀呀的叫啊!李悦容几乎高。再看向屋里,母亲现在似乎被后面的男人的不行了,双臂不再支,全趴在上,只把那大股尽可能的擡高。

 她头埋在上,呀呀的叫声也似乎走了调。大哥抱着母亲这个名义上长他一辈,只比他大了十多岁的美丽女人那肥美丰,一下一下的狠

 李悦容的母亲竟被干得失神了,像小孩子一样失声哭了起来!已经在大哥身上常到高滋味得李悦容明白母亲爲什么会哭叫,却不知道前几天才被大哥得手的母亲。

 每次都被干得连续几次高,直到昏死过去!今天已是罕见的温和对待了,常年锻链的大哥无疑是个玩女人的高手,李悦容不知道她回娘家那几天他是怎么把母亲搞到的。

 但无疑母亲在强壮又会玩的大哥身上,体验到了做爲女人的好处,所以虽然被百般羞辱的母亲心如麻,但还是怀着矛盾的心情再次和大哥上

 当然,这些都是李悦容以后才想到的,但是也可能李悦容把母亲守寡多年的痛苦的心情想的简单了,那边大哥停了下来,按着母亲圆圆的大股静静待了一会,然后在母亲仍继续的哭声中出了巴。

 接着李悦容看到站在母亲后面的大哥,双手按在母亲股上摸了一阵以后把那两瓣肥股用手掰开了。

 李悦容从稍高一些的后面清楚地看到了母亲深褐色的眼!那是一个小小的褐色,外面长着放状纹路的皱

 李悦容看得奇怪,不知道大哥出母亲的眼做什么?却见大哥用手扳着母亲雪白浑圆的大股,把他那巴向母亲的中顶去。

 李悦容看着那顶在了母亲的眼外。李悦容看着那铁一样的大巴‮大硕‬的前端,缓慢而坚决地捣进母亲的眼里时,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而母亲也在同一时间失声叫了出来。

 “子明…那里不要…”母亲在哀叫过后,十分痛苦似的哀求。但大哥却一点也不爲所动,根本就不理她,反而一把撕烂了母亲的的网袜,执着的扳着母亲的股蛋又继续往里面捣,李悦容目瞪口呆地看着那长的大,在李悦容眼前全部捣进了母亲的眼…

 伏着‮子身‬的母亲痛苦的绷紧了‮子身‬,她虽然是一个已经三十七岁的成女人,但那里好像还是第一次,她看着母亲娇眼里被捣进干儿子的器官。

 而且是那么的大的东西,原来的母亲是那么文静,在公司里是那样一个气质出众的文员,就在几天前,她还是一个贞洁的寡妇,而现在的她,却趴在上让干儿子用‮大巨‬的干她的股!大哥的‮大巨‬巴开始一进一出的着母亲的眼。

 李悦容‮奋兴‬地看着,大哥的在母亲的眼里的进出很慢,李悦容清楚的看见母亲眼里面的壁在大出时被带得翻出来,可能是里面太紧的原因。“啊…”母亲忍耐着终于回过头来。

 “子明,雅儿很疼…”眼泪不知不觉地从母亲眼睛里出来,这是整个过程中李悦容听到的母亲第一句话,最让她吃惊的是母亲的自称,显然她以大哥的女人自居了。

 “雅儿!第一次干你眼的时候,你也喊疼,谁让雅儿的股又肥又大,比你女儿的还翘?”大哥竟然是这样羞辱的“称赞”母亲“她和你一比,简直像没长开的花苞。”

 这和李悦容印像中的温柔和蔼的那个大哥判若两人,而且大哥的意思,母亲的股显然不是第一次被干了,李悦容内心里妒火燃烧,同时,大哥的话刺的李悦容更加‮奋兴‬。母亲没再说话,回过头去趴着,仍然呜噎着,她毕竟还是一个温文柔顺的女人,不懂得反抗。

 “根本就是你引我的,还敢装无辜!”大哥更加暴的干着母亲的股李悦容一眨不眨地看着巴与眼的结合处,看着大巴一下一下在里面的进出。 M.BaNIaNXS.cOM
上章 寡妇母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