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寡妇母女 下章
第14章 开始不断搓楺
  男人低喝一声,上的快如翻卷的海连绵不断的袭来,疯狂的快持续高涨,‮腹小‬处一阵酸麻的躁动猛然袭来,让他的肌逐渐绷紧。

 “嗯…”感受到男人‮体身‬的变化,女人乖巧的缩紧红,两腮深深的凹陷下去,舌头快速旋转,不停的扫动着飞快进出的马眼和头。红嘴突然的夹紧让他的快更加强烈,一股炽烈的酥麻感不可遏制迅速传来。

 男人顿时绷紧了神经,浑身的肌骤然收缩,‮硬坚‬的又涨大了几分,持续膨望终于随着凶猛的达到了爆发的顶点。

 就在竭力控制的时候,李悦容的手指灵巧地滑过的袋,再加上口腔不可避免的压力,使得再也忍耐不住,颤抖着了。

 “唔!”一声野兽般的低吼,男人迅速壮的大,右手狠狠的抓捏着她的巨。女人仰起俏脸,脸‮奋兴‬之,双眼紧紧的盯着红润的头,渴望着灼热的从马眼的那一刻。

 “啊…”男人叹息一声,抖动着茎开始,高举的头阵阵颤抖,大量的奔涌着出,随着一声闷哼,壮的一阵剧烈的跳动,一股强劲的体猛然击打在女人白精致的脸庞上。

 紧接着白的体一股股涌出,如洒的水泉不规则的四处飞溅。脸庞,柳眉,琼鼻,红,头发,到处都是白的斑,看上去极其靡。霎时间,昏暗的房间里充浓烈的腥味。

 “嗯…”李悦容双眸紧闭,浑身不受控制的颤抖着,男人强劲的让她的灵魂和体感受到了一种被征服的强烈快,一股润不受控制的从小深处涌而出。

 头在李悦容的额头上方,让李悦容忍不住惊呼,一股股浓稠的白色直接向她的头顶,在她反应过来前,她柔的额头和柔顺的黑发上,都糊了男人大量的浓稠

 “妈的,过瘾。”男人叹息着捏住李悦容的下巴,用火热的头在她的脸上磨蹭。“呜”容不得李悦容放松,过的入了她的口中,火烫的头再次进入过她的口腔。

 “干净。”李悦容费力地将咽下去,并将脸上的也尽数干净。“好…该来了…”接着男人将她推倒在上,她衣服一件一件的被掉,然后她的‮腿双‬被分开,男人熟练的抓住她的,刚刚过的‮大巨‬的直接入她的道里!“喔…”

 “你妈有点傻,还以为能不让你知道呢…”“大哥…太深了…”“夹好我的…现在我们怎么来都行了。

 你妈一定会装作不知道的。”***她是林云雅,今年三十七岁,在一家贸易公司做文秘,丈夫没有什么文化,但贵在脚踏实地吃苦耐劳,遗憾的是十二年前在工地摔死,让她成了寡妇。

 幸好当时的建筑公司愿意负责,给了不少安家费,才让她能把当时只有八岁的女儿李悦容拉拔长大。说起她的身材相貌嘛,她知道男人们给过八十到九十分,她也很以此自傲。

 事实上,从她进到公司以后,一直都是公司里的一朵花。女儿最好还是要有父亲,所以她以前也过几个男友,但最后结局都是分手,因为这些男人,她总感觉太斯文了。

 不如死去的丈夫,在一起时间长了,一点‮奋兴‬的感觉也没有,更别提上了,什么事都要问她意见,刚开始时的感觉还好,这么爱她,什么都听她的,可时间长了。

 就发现男人有时比女人还罗嗦,事实上,她想要一个靠山一样的男人,坚强,有力,能保护她的,她可不想找个小孩来当保母。

 于是这些对象几乎都是分手。现在好了,女儿长大了,结婚了,没有了心病,心情也清松了许多。女婿是海军的士官,和女儿感情很好,工作也稳定,人也老实,给人‮全安‬感十足,直到女婿去受训,却因为“心脏病发”死在外面,她感觉到透亮的天空似乎又阴暗了下来。

 女儿处理完女婿头七后,搬回来家里住了,她不被大姑待见她是知道的,女婿过世以后,上百万的保险金,法律上都归她一个人所有,更让女儿和她的夫家几乎反目,所以她搬回来她也没说什么。

 寡母孤女无依无靠,让她心里发酸,这是她的命吗?但令人欣慰的是,女儿回家后,隔门的公寓就被女婿以前的好友租了。

 女儿对她说,这个人以前和她丈夫是过命的情,他坚持一定要就近照顾她一阵子。这个男人叫吴子明,是个帅小伙,给人感觉率直的很,初见面时,他还把她当成是悦容的姐姐,当知道她是悦容的母亲时,还一愣一愣的,样子讨人喜欢的很。

 他的行为让她感到这世间还是有一些温暖的。和吴子明往来一阵子之后,女儿觉得吴子明的饮食很不正常,常常吃泡面和外带果腹。

 于是女儿和她讨论之后,决定请吴子明来家里一起吃饭,只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女儿竟然还认了吴子明当干哥哥。她就这样升级成“干妈”,多了一个干儿子,不过这样也好。

 毕竟一个家,还是要有男人才是。只是这干儿子有一点不好,子明除非出门,否则每次在他家里或是到她们家里来,总是只穿着贴身的弹力运动短,上衣也喜欢只穿着背心或是短衣。

 子明常常在家里锻链,所以每次看到他,他都是着一片片干结实的肌:健壮的肌,坚实的背肌,和强壮的‮腿大‬,汗的肌泛着油光。

 散发出强烈的男气息,每每都冲击着她的心里。心动了?也许吧,尤其子明因为年轻,加上锻链的时候气血上扬,他在她们母女俩面前常常都是起的…

 好大的一东西,几乎都快顶到肚脐上了,死去的丈夫根本没办法比,他的贴身短,根本无法遮掩“它”的雄伟!“它”不断‮逗挑‬着她的心…她总会不由自主地望着“它”出神,但每次都会被子明发现。

 这时她只好微皱着眉头,好像避嫌一般的躲开,留下了子明和悦容独处。但私底下,她开始偶尔偷偷地自…今天是周五,她如同往常的穿着白色罩衫,加上套装‮裙短‬。

 回家的路上,她一直沉浸在复杂的心事中,全没注意到身边的变化。回到家,刚打开门时,突然有一个戴着黑色头套的人从楼上冲了下来,一把将她拦抱住,随即把她推进屋里。

 推倒在地。她当时吓呆了,一时间大脑里一片空白,都忘了反抗。等她回过神来,连滚带爬的想逃出屋外时,却被那人拉住了脚…硬生生的拖回屋内,裙子也在地上滑到际,整个股都在外面。

 她被男人拖到客厅地上的瑜珈垫上才被放开,她终于看到面前站在她面前的男人。他的头上带着黑色的头罩,只有眼睛和嘴出来,长什么样看不清楚。

 男人摀住她的嘴,手拔出一把刀在她在前晃来晃去,她害怕极了,生怕他就要杀了她。男人开口了,声音低沉沙哑“美人,你知道我为什么戴着面罩吗?因为我并不想杀了你,只要你能听话,好好合作,我玩够了就会放了你,听懂了就点点头。”

 他倒知道她心里想些什么,听到这里她的恐惧感才算减轻了些。俗话说好死不如赖活着,她才三十七岁,往后的日子还长,于是她费力地点点头。

 男人放开摀住她的手,总算舒服点了,她活动了一下,把腿收到身前。男人则用刀拍着她的脸说“乖一点,懂吗?”

 她想:能保住命就不错了,被强看来是免不了啦,现在的情况,反抗也没有用,反正她也不是‮女处‬,不就是那回事吗?咬咬牙就过去了,于是就点了点头。男人拿出一副皮手铐,给她戴上。

 之后要她自己把内和丝袜都了交给他,他拿出一个袋子把它们都装了起来,“这是纪念品。”林云雅能听到背后的男人慢条斯理光了衣服,目光如同利刃一样在自己上游移。

 男人从后面抱住林云雅,大的头顶在她的背后,只是接触而已,那滚烫的感觉就像要直接贯穿她的‮体身‬一样。

 男人掀起她的上衣,两只手抓的她丰球,开始不断的,一会将手伸进上衣,她的房,一会又伸到裙子里,摸她的‮身下‬,她被男人搞得直气,心里又羞又怕。

 男人只是缩了下结实的部,如同毒蛇一般的茎就滑入了她润的跨间隙。“嘤!”‮硬坚‬冠火热的‮擦摩‬让林云雅打了一个灵,‮体身‬颤了颤、成而充惑的上身不自觉的紧紧贴在充气息的膛上。

 感觉到男人茂盛的下已经贴在自己的上,自己的腿间只感觉夹着一火热的铁。林云雅低头一看,男人壮的竟还从自己的下伸出了一截,‮大硕‬的头黝黑亮泽。

 如同上了油的黑铁,几乎有她的拳头大小,棱边缘有着线条分明的棱沟,壮的身上青筋突起,看起来恶无比。

 男人的头没有像蘑菇一样的展开感,而像是顶端镶着铁球,整像是一支大号的手电筒一样,她没想到,男人竟然有这样的下巨物“真是感的‮体身‬呢。” M.baNiAnXS.cOM
上章 寡妇母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