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寡妇母女 下章
第18章 梦中的男人(大结局)
  他的茎开始深深地进入她的喉咙,但她却感到他的还没碰到了她的鼻子,当她的鼻尖才碰到了他的而已,她的喉咙已经开始翻江捣海,在她即将开始呕吐的前一秒,他了出来。

 大量的黏在林云雅丰润着嘴和男人的头之间,拉出数条晶莹的细丝。她大口大口地气,她开始诅咒发明这种爱的人,它不仅使她刚才无法尽情地叫喊。

 而且使她的嘴也变成了毫无反抗能力的道,男人用在她的上磨蹭“你的口技术可不怎么样,快点用你的舌头,不然我就再来几下深的。”

 她只好尽力用舌头环绕他的头运动,希望他能可怜可怜她。他玩了一会,又推倒她开始动了,消散的开始重聚。他又一次把她送上高前夕,但却仍然没有让她高

 而是又回到她面前让她口,她尽力调整头部的角度来适应嘴里的茎,慢慢地它再深入她也变得不再那么恶心了。

 几次之后,慢慢地她明白了,男人不是不想,只是要之前,他就会来“训练”她深喉口,顺便缓解的感觉。

 他压抑着她的高后面,又玩玩前面,她不停的到达高的边缘,又被狠狠的停下,上下两个嘴都被占据着。在一次她骑在男人上时,开始失方向,的力量,超过了一切…

 以前和丈夫的生活,她也很快乐,但男人带给她的是一种全新的感受,用这种方式做,哦,不,是强,给她的体一种震撼,她在他的操纵下,颤抖着,疯狂着。

 她的‮体身‬变得越来越感,无休止的近高,又不能真的高,一次一次的让她发疯,她的全身布汗珠,接着口时,她‮身下‬分泌的爱,顺着‮腿大‬一直上,口中的唾也滴了前和男人的具。

 男人也加快了速度,深深地进她的喉咙,此时的她基本上无法呼吸,处于一种半窒息的状态,呕吐的感觉没有了。

 缺氧的大脑开始产生幻觉。快竟然也在嘴里产生了,男人突然停下了动作,有一点小股浓浓的了出来,虽然量少却火热的烧灼着她的食道。

 她从没食过,那味道怪怪的,和开始茎头分泌出的那种体完全不同,难吃的。她以为男人终于了,他拔出她嘴里的,紫红的头在她面前微微颤动。

 在她戴着头套的脸上磨蹭着,涂抹着灼热的体。结束了,林云雅如此想着,心里却充空虚感…我还没有来…好想要…但男人深了几口气,丝毫没有软下来的徵兆。

 男人将她推倒,抱住她的一条美腿,再次入,开始猛干,但这次只一下子,他就开始发出急速地变得短暂而急促。

 猛地,他放开了她的腿,按着她开始全力狠撞,又一阵被挤的感觉传来,比任何一次都要强烈,就像一大木桩直直的入她的体内一般。

 这种迫令她连呻的力气都没有了,全身香汗淋漓…林云雅的‮体下‬都已经透,男人仍抱着妇那白璧无瑕、光四体猛烈的起伏。紧拥着感的体,男人茎依然‮硬坚‬的如同铁,直直地在美妇人的中,不断来回动。

 惑的尤物也得到了她想要的极乐,由于‮大巨‬的茎不断用力的动,林云雅整个道被强行扩张开,加上子颈在头的撞击下,薄的黏膜充血通红,两片大因为长时间的‮擦摩‬而红肿。

 她全身像从水里捞起来一样,头套也被汗水和,脸上因疼痛和‮奋兴‬织白里透红,只有嘴巴大张的呼吸令部随之起伏让人感到她还有一丝生气。

 由于是林云雅是躺着的姿势,所以男人不必用力动‮身下‬,只要前后滑动身,柔软的子颈就一下一下的自动撞到头上。

 她感白皙的两条‮腿大‬无力地张开,柔球因男人的冲撞而抖动,新的刺比原来更甚,林云雅即使在高中,仍然不断哽咽的息声,她的灵魂已不属于自己了。

 ‮体身‬受到的冲击感受无比的刺。男人的撞击还在继续,尽情的‮躏蹂‬着林云雅,白花花的体在泣…最后的持续了好一阵子,男人终于忍不住了,像要杀人一样,猛力送,越越快,用尽全力,猛撞林云雅的子颈,她的‮体身‬不断产生猛烈的搐。

 男人火热的头猛烈的发热膨,林云雅的道也因高产生剧烈筋脔,火热滑不停的收紧,住男人大的茎,剧烈地颤抖起来。

 终于,男人‮大硕‬的头用力顶住她的子颈,一股滚热的浊进去,他的进了她微张的宫口之中。和前面的高都不同,这回她的子爆炸了,她全身颤抖着,道全力抓着他的茎,像是要把他搾干一样。

 原来,这次才是男人真正的,刚刚在她嘴里,只是不小心了一点出来,却不是真的了,最终他都足地离开了她的‮体身‬,而她则进入一种虚的状态,那是极度‮奋兴‬过后的一种自然反应,她迷糊糊地感觉男人抱着自己,还称赞她是很听话的女人。

 过了不知多久,当她被扶着站直‮体身‬时,道内的气体被挤了出来,发出像放的响声,男人的也一股劲地涌了出来,她突然感到很害羞,红着脸偏过头,她知道她那时一定很美,以致于他不约而同地发出了一声赞叹。

 但男人却没有闲着,拿来一个杯子,靠在她的上,接着出来的,她不知道他在她‮体身‬里了多少。

 直到他捏着她的下巴,把水杯拿到她边。她才知道,他竟是要她喝掉他的,她脸通红地摇着头,但是他并没有放过她,她只好仰着头,艰难把一点一点都咽进了肚里,竟然有一大杯,她感觉整个胃里都是男人的

 她被他轻柔地扶进浴室,因为当时她根本没有力气走路了,他用温水洗静她的全身,还帮她‮摩按‬。

 最后他将她擦干,抱着她放在卧室的上,拥抱着她,而她则像孩子似的蜷缩在他的怀里,轻轻地泣着…直到男人走了,他对她说“再见。”便开门离去。

 “再见”这两个字有种怪怪的感觉…她费力的解开头套,当她疲力尽地扑倒在上时,疲劳,困倦一起袭来,她都没有力气去解开身上的“泳装”,就这样睡着了。

 当下腹的痛把她唤醒时,已是上午十点多了,来到厕所里,一坐在马桶上,‮身下‬的“泳装”使她又跳了起来,昨天的刺出现在脑海里,她想解开,却手抖的厉害,意使她在几秒钟后放弃,先了再说,实在忍不住了。

 当小便涌而出时,陷在‮身下‬里的泳衣把温热的传递到了整个,火热的刺和排时的舒畅使她不由自主地呻起来。

 最后她还是掉了那条让她发(不,是发情,也不是,应该叫…该死,讨厌)的“泳装”没有束缚,她轻松了。

 看着身上遍布的红印,心里的感触很多,昨天究竟算什么?强吗?自己也曾主动过,痛吗?欢乐也不少。她想了很久,当她从恐惧变成认命时,当她从自由变成被束缚时,她的感觉器官也从不停的四处搜索变得专一,完全为服务。

 她不再为自己的变化而感到羞傀,她只不过达到了另外一个层次,一个普通女人完全不知道的层次。报警吗?绝对不会,因为公司同事的老公就是刑警,她常在公司里讲一些案子,好像她的资讯有多灵似的。

 关于强方面的事,那些员警对这种事最感兴趣了,他会问你被时姿势怎样,腿分得有多开,对方的茎有多长,等等,等等,详细得不得了。

 她何必让他们再把自己的精神强一次呢,算了,不想了,就让这一切过去吧!但被解放的却无法回头了。

 她想着那男人,开始天天自,忍不住注意干儿子的强壮体,终于有一天,c拿下了面罩变成了干儿子…(全书完) M.bANiAnxs.Com
上章 寡妇母女 下章